KK

杂食:P

【EC】亲爱的玛嘉烈 (小浣熊/焙茶布丁/一发完)

不知道能用什么词语去形容你的文章和它所带来的感觉,erik和charles的一举一动都十足可爱还有erik拉着小浣熊的手跳舞!他们两个人最后能陪伴在对方身边,往后的日子里他们会在桌子下有意无意的触碰对方的手,还会在街上热闹处悄悄耳语……啊光想想整篇文就变得更温暖了,好看的心里乱撞!

画十分粗糙,但是竟还能有这么好看的文字作伴简直是太幸福了!

超棒的!!!

大大大大大壯:

双K画的小浣熊点梗图太可爱了! @KK 最可爱的图片附在文后。


本来商量的是饲养员!Erik/动物生物学教授!Charles但写着写着还是写起了孩子的故事。(哭笑)。一个小甜饼,祝食用愉快。




亲爱的玛嘉烈


1.


Charles是逃来美国的,仓皇到登机时候没有亲人与朋友来送别。他拖着个二十四寸的黑色行李箱、背着个能将他上半身都吞入囊中的旅行包将自己隐遁于来往的人流之中。


他的经济舱上睡得很安稳,毛毯裹着头发乱糟糟的他,他浅浅地呼吸着、轻轻地打鼾。他似入光的影子般从他的故乡与家庭中消褪。


Charles总觉得是那年西海岸的冬日格外的冷,他将他的大鼻子都用红色的围巾包裹着还是难敌西风的刺骨。他感冒了,鼻头冻得和胡萝卜一样夸张;他冻伤了,脸蛋紫红紫红的僵硬发痒。


第二年他才发现在这儿年年如此。


 


2.


这是Erik Lehnsherr来到美国的第四个年头,也是第三个暑期假日他来到动物园兼职饲养员。这些树林里的小家伙们都很熟悉他了,它们已经放弃了双腿站立的费力而可爱讨要方式转而学会偷Erik木桶里的坚果或是别的些美味。


Erik喜欢坐在一旁的绿漆长椅上被小浣熊们簇拥着,他喜欢这片小小的树林。


但今年的Erik有了个新的伙伴,他有着一头柔软的短短棕发和一双过分干净的蓝色眼睛,他说他叫CharlesXavier。他的主修科目是动物生物学因此这个假期来研究小浣熊的习性与肢体语言。


Erik听完面前的小个子一串伦敦口音的介绍后,说他是他建筑系的学长。


 


3.


Charles带来了个简易帐篷,所以他们在树林深处的池塘边支起了一个小帐篷,Erik退掉了园区给的小木屋住所。Charles在一边的树墩子上被小浣熊们围着、翘着二郎腿坐着啃白面包,Erik——那个身上挂着四只小浣熊宝宝的家伙则蹲着使用小榔头固定着铁钉。


“我们就像是野外求生里的夫妻!”Charles兴奋地说道,“我们应该买副谷歌眼镜将这些全部都录下来,Erik。”他看起来能对被那些萌货们包围着的处境泰然处之。


“没有节目组会对动物园生态区都是小浣熊的野外生活买单,Charles,”Erik真得很想要给扒着他肩膀还试图吃他耳屎的小家伙来上一拳,但显然为了他的良心与饭碗他都得忍耐,“你还是给他们分点白面包吧!不然他们一会儿就要围殴你了。”


“Erik,我的朋友,”Charles还是肆无忌惮地吃着白面包,哪怕一只大胆狂徒已经坐到了他的大腿上可怜巴巴地瞅着他,“你得知道我还打算打劫它们的口粮。树林里那么多吃的,它们不是偏得懒得发慌来讨饭吃这桶里的美味坚果与鱼肉。”


Erik因为他的话而打了个激灵。


别了黏糊糊的雨期与过分燥热的中午,天气算得上喜人。Charles没急着要搭建他的简易露天实验室,Erik也没干着要与小浣熊做游戏来打发时间——毕竟新来了个语言相通、年龄相仿的同伴。他们决定窝在帐篷里聊会儿长短事。


Charles说拒绝园区住宿是为了省下些钱,他申请这个项目花了整整半个学期,得到校方的资助只能勉强支撑日常的运作而不足以报销他的住宿费用,但他的教授却告诉他他应该为能免费出借这些实验仪器而感恩戴德。


到了晚间,正是小浣熊活动的高峰期,它们窜进了他们的秘密基地打劫食物。而Erik在Charles的瞪视下将食物递给了那些小家伙们。


“肮脏的打劫犯!”Erik不能理解为什么Charles会对这些本应属于小浣熊们的食物有如此大的执念。而Erik那时却诡异地觉得Charles也颇似个顽皮的小浣熊。


 


4.


哪怕他们待在一起足足有一个礼拜又两天之久,Erik仍然发现他一点也不了解Charles。不能否认,他认为Charles是个充满魅力的人——但同时他也是个奇怪的集合体。


他在Charles的半请求半威胁之下,他在河边架起了几根木头以供Charles烧烤本应是小家伙们的鱼肉。但Erik不得不承认,这个伟大的变革使他的伙食变得更丰富,Charles的烧烤技能极佳,而Erik也不得不怀疑他是否蓄谋已久,否则没法来解释他一早就备在包里的调味包。而这些小家伙自己也能捕鱼,也会采摘果实吃,Erik也避免了三年来最大的尴尬——哪怕知道这是它们的习性,他仍然会悲哀地觉得小浣熊们嫌弃他给的食物而每每都要跑到池塘边上去洗洗,哪怕池水上都漂浮着恶心的孑孓。


Charles是个受小浣熊群体欢迎的家伙,他总是能够抱着这些好动的家伙。他已经将他罪恶的科学爪牙伸向了三个小家伙,他总是挠着它的肚皮或者是揉它圆圆的毛绒耳尖后哄骗它们接受定位摄像项圈。Charles给它们套上项圈的时候总会皱着眉、抿着唇下巴上会出现一道滑稽的纹路,但他分析行径路线与捕获的画面之时又会显得异常兴奋。


他们聊到彼此的事情并不多,Erik只知道Charles也和他一样申请了全额奖学金,但无论怎么看,Charles都不像是缺钱花的贵公子。他总是穿着件质地舒服的湖蓝色毛衣,他也不介意他的小马甲上沾满泥土。Charles与他聊过建筑的设计,Charles说他去过亚洲也去过非洲,虽说苏州园林很美,但他最爱的还是罗马与巴洛克式兼具的圣彼得教堂。Erik不能理解他为何会来美国,因为Charles说他不喜欢美国。Erik也仍然不能理解他为何会沦落到抢小浣熊的食物来解决嘴馋。


但这都不影响Erik欣赏Charles,这个每天都会坚持记录并耐心分析数据、从早上忙到凌晨的大男孩儿。


“我讨厌小浣熊,它们总是在十二点之后才开始它们肮脏的行动。”Charles总是打着哈欠打开计算机,盘着腿带着极大的困意追踪小浣熊一号——Pietro的影像,刚刚成年的三岁小浣熊的行踪。Erik后悔有日烤鱼之时告诉Charles,如果他未来一日有个男孩儿,他一定会如此取名的未来憧憬分享。Charles听得是如此的认真,Erik甚至那时候想要冲动地请求他成为他孩子的教父。


但每每过了五分钟,Charles就会进入他的兴奋阶段。而Erik前几日还能撑着脑袋看他的假儿子在树林间穿梭,和另只被称为Remy(Charles说这是他以前的朋友的名字)的雄性小浣熊一起游泳抓鱼。但热情消散的Erik现在只能够缩在狭小的帐篷里,脑袋搁在Charles的大腿上听着Charles的赞叹感慨声入睡。


 


5.


Pietro,它是一只对人类活泼过了头的小浣熊。它的脑袋上长着一撮英俊的白毛。这是Erik最喜欢的一只,在前两年它还是个小宝宝——最喜欢挂在Erik身上的一只,也是他唯一能够区分清楚的一只。但今年,它叛变到Charles的身上了。它中午总是要Charles抱着睡,喜欢用亮黑色的圆鼻头抵着Charles的小腹。Erik在旁边生火之时总能听到Charles咯咯咯的笑声。


Erik喜欢这样的生活,有群可爱的小动物们还有个有趣的人陪在身边,就像他喜欢这片小树林。他本以为他会选择动物生物学,毕竟他看了几百部的动物世界,他喜欢海里的嗜血鲨鱼,他喜欢地上横游的巨大蟒蛇,他也喜欢树上挂着的微笑树懒,他也喜欢天上飞的信天翁。他喜欢动物,他本以为他会选择关于动物哪怕是微生物相关的专业。但他最后还是选择了建筑学,他需要稳定的高收入职业但他还是毅然拒绝了金融系,他不喜欢与钱或是他们的拥有者打交道。


这是他对家庭与生活能做的最大的妥协,她的母亲曾因为治病欠下了笔不少的钱。


他对数字与空间的敏感、极佳的审美注定可以使他的这条路走得更加顺畅些。这两年的兼职期间他给母亲打过电话,Eddie问他是否还是喜欢动物学多些,他的回答都是他喜欢,他还是有些不甘心,她的母亲则在电话那头没做回复只是让他吃好穿暖。


今年Charles来了,他发现事实上他也只是喜欢动物,但他不一定能够接受枯燥的动物学知识;他喜欢动物,但他得承受看它们无神的、浸在福尔马林的尸体才能去拥抱那些有温度的。他已经在Charles日复日的追踪中感到厌烦,他难以对此保持热情。即使他还是和两年前一样喜欢小浣熊,喜欢蹲下来牵着它们的小爪子晃动跳舞。


 


6.


“Charles,你会……厌烦吗。”Erik躺在Charles的大腿上的时候,仰着头看着Charles的下巴肉那么问道。Charles合上了笔电,围上了围巾后用手掌将他的脑袋托起示意他出去走走。


这是他们第一次晚上离开帐篷活动,Erik总认为这很不安全,但显然Charles并没那么觉得。离开了帐篷的Charles对着天空舒展开、伴随着一声叹息伸了个懒腰,他招呼着Erik在池塘边上坐下。


午间懒洋洋的Pietro到了晚上便变得生龙活虎的,它正握着透明的虾斗起鸡眼用两只短小的指头搓洗着,甚至还小心眼地别过了身体背对着他们。


森林里的夜晚很暗,阴影无处不在。鸟儿都睡下了,只剩下小虫子们趁着星光开着演唱会。他们的脚边偶尔有几只小小的蟋蟀跳过,Charles猫着腰捏起了只后拿起放到Erik的肩膀上,说这是这几天照顾的赠礼。


“我想念夜莺了,”Charles随性地打着哈欠靠在了Erik的肩膀上说,“你也是欧洲人吧,Erik。我觉得你长得像是德国人,但从没听出过你的口音。”


“入乡随俗,”Erik也被传染着打了哈欠,“我小时候最喜欢的糖果铺子的老太太是美国人,我小时候每天都要去她那儿买点巧克力,所以从小就没能有幸说一口像是欧洲人的英语。”Erik和几只小浣熊们挥挥手打招呼,可惜那些小家伙们显得很见外,或者是因为这几日都没投喂食物而害得它们不得不亲自动手的缘故。Erik觉得莫名有些良心不安。


“我一点也不喜欢美国,”这是Erik听到Charles第二次说这句话,但这次他给了个解释,“我是逃来这里的,我没有权利对数据和实验感到厌倦。我的家长都希望我继承家业,成为油光满面的商人中最成功的一名,这不是我想要的,于是我逃来了这里。”


“所以你会为了省钱而抢那些小家伙们的食物。”感慨出声的Erik得到了Charles歪着嘴巴、眨巴眼睛的一句滑稽痛斥“闭嘴”。


“毕竟我是逃出来的,没有带多少钱。感谢我的成绩能够使我不用向Hank——我的室友借那么多的钱。我已经妥协过太多次了,他们甚至牺牲了我的南极科考团名额只为了让我参加一次拍卖会,”这时候湿漉漉的Pietro挨到了Charles的身边坐下,用圆圆的小眼睛骨碌碌地仰视着他,Charles解下了他的红色围巾给Pietro围上盖住了那反着光的项圈,“他们几乎要绑着我去上商学院,所以当我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就立马买了机票来了这儿。实在没有想到会那么的冷,如果你早些认识我,就能看到我脸肿得和紫薯一样的模样,超丑的。我说了我的,你是什么状况,Erik?我怎么看你都应该和我一样选择生物方面发展的。”


Erik握起拳头轻轻地敲击了下开始捧着围巾啃咬的Pietro的湿湿脑袋,将Pietro揣在怀里说:“动物生物学的发展前景和收入平均没建筑学高,我的母亲因为治病欠了些钱所以这是我选择的原因,”他侧过头对上Charles的蓝色眼睛——那是一双无论看多少次都能惊艳到他的眼睛,他抬头是星空、眼前的也是片星空,“而且我现在发现我完全受不了这些繁复的实验,但总会遗憾。”


“现在的建筑设计师总喜欢把建筑与自然隔离开,仿佛我们诞生的母星四处都是尖角突起的璃块。我喜欢苏州园林,因为它们就像是从那片土里长出的,那很美。我不喜欢美国,这里过度的快餐化,海纳百川的派对风俗都算不得文化。各处的别墅也都各管各的,一旦谁家的攀墙红试图伸爪到邻居家窥探一番还得被残忍地剪断让它好死了这条越矩的心。既然你选择了建筑系,你可以试图将动物和自然的元素杂合揉捏的建筑当中。而且你看起来的确是应该一板一眼地设计建筑,而不是和我一样成日趴在湿地上满身的湿泥巴来追踪小动物。”


“而且你的脸和你的手,都很好看。”


Erik少有的脸红了,他别过了头说:“你的眼睛也很好看。”


 


7.


他们回到了帐篷里头,Pietro显然也想要进去一探究竟,怕是有在盘算能够偷多少拿回去给Remy炫耀,但被Charles毅然决然地拉上拉链阻隔在了外头。Charles皱着眉头看着手上皱巴巴、黏糊糊的深红色围巾,惋惜地说:“这是我的妹妹圣诞节送给我的。”


“那你就不该给Pietro,你知道它是个捣蛋鬼。”Erik将被子铺平,他随口地回应道但手却难掩兴奋地微微颤抖着——他今晚开始可以抱着Charles入睡了,有一个暖炉总会好受些。
“这是你的坏儿子,Erik。”Charles嘟起了嘴巴叉着腰生气的回应。


Erik便凑过去,亲了口Charles说:“我们的儿子。”Charles被堵得满脸通红,将刚刚Erik铺过的摊子又搅乱了就整个人缩了进去。


“我其实是先来美国再决定专业的,因为那时候我想着要逃离家,想着离开我便可以做我想做的所有事情,所以我偷了家中一大笔急用的积蓄,”Erik也跟着Charles钻进了被窝,他拽下了些被子让Charles毛茸茸的脑袋露了出来,他看起来就像是只倒置的水母,Erik无端地幻想道,“但来了之后我才发现我家仍然欠着一笔不能耍无赖的帐,我的母亲也会找我、想我到发慌。我没来得及去营业厅去办理新的手机卡就先到电话亭打了跨洋电话。我的母亲和我说,她能够理解我的行为,也叫我既然出来了也应该选择自己喜欢的专业。但那时候,我知道逃避是没有任何用的。Charles,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打个电话给你的家人。”


“我知道了,老妈子Erik。”Charles背过了身,哼了一声。


Erik环抱住了Charles,说:“希望你没试图敷衍我。”


“现在那儿也是凌晨啊,Erik……”Charles哭了,他抱着那根破烂的红围巾颤抖着、抽泣着说道。他拉着行李箱杆子取票的时候誓言要等成就了伟业再回去,他誓言要大胆地迈向人生独立的第一步,但他记不起他上飞机那日是早还是晚,也记不得是是否有在下小雨,他只记得起他那日所见太多的离别送行的拥抱,他低着头疲惫地躲避着。但现在想想每日都早晚忙着课业、忙着赚钱一别那常年温和却出门随时要准备雨具的日子也是近两年半。他习惯了用忙碌来麻痹自己的生活,他害怕打电话回去得到母亲的原谅,也怕知道父亲的的风湿病又加重。


Charles睡得很沉,就像是要跌入谷底深渊般,Erik则紧紧地抱住了他,一夜没松开。


 


8.


早上Erik醒来之时,他揉捏着他酸痛的胳膊从帐篷里探出脑袋。他看到了他的小男友倚着大树说着什么,Erik笑了下后又钻回帐篷睡他难得的回笼觉。


Charles回到帐篷的时候手里拿着三个项圈,他说戴了太久对小浣熊们并不好,这几天正好中止实验,可以随处在小树林里逛逛。他又说,他的父亲与母亲准备隔些日子来看看他,不过他的妹妹因为要参加服装设计的比赛而不能过来。


“我想带着你一起去见家长,Erik。”Charles在一棵大树下亲吻Erik的脸颊,而Erik还没回应便被树上的小浣熊扔下的果实砸到了脑袋。


Erik觉得太早,但他也觉得Charles迟早会带他去见家长便点点头答应后准备去教训那只坏心眼的Nina——Erik本以为它是个听话的姑娘。


“话说你为什么会答应我会喜欢上我?”Charles问道,他在长满了苔藓的树干上摘下了一朵黄花夹在了Erik的耳朵上,“毕竟我看起来像是个变态小浣熊跟踪狂。”


“因为你教会了我珍惜粮食,”Erik如是说道,“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打劫小偷食物的坏家伙,所以我对你多留了一个心眼。”Erik将他耳边的花摆摆正,对着Charles露齿笑了下。


“你怎么那么骚,Erik。”Charles捂脸回应道,“但是这花很配你,你很帅。我是在你给我生火的时候爱上你的,你知道的野外求生的技能必不可少,我以后要是去雨林研究观察,我会考虑带上你的。”但事实上,Charles不会说,他喜欢上Erik的那剎那是看到Erik蹲着、身上挂着几只小浣熊宝宝还抓着眼前家伙的爪子跳圆舞曲。


而Erik也同样不会说,他喜欢上Charles的时候便是他第一次被允许躺在Charles的大腿上盯着他的堆起的下巴肉——Charles颇为歉意地说他不得不晚上开笔电所以让他将就一下,看着他浅色微翘的睫毛如同蝶翼扇动而入梦。


 


9.


Charles和园区的负责人商量后延长了实验时间,他准备与Erik同一日离开这小浣熊的地盘。Erik见到Charles的家长后他被迫许诺了太多应该在婚礼上的誓言,他紧张地在饭桌下握紧了Charles手面上却还是临危不乱的模样让Charles憋笑得厉害。


Charles的父亲说让Erik重新设计老宅的花坛,如果不满意的话便不收到辛劳费。但作为自己的儿子,他给了他一张银行卡,理由便是不希望再看到自己富养长大的儿子竟抢小浣熊的食物。他怜惜地捏了捏Charles的手,说两年半没想到一双肉嘟嘟的手竟能变纤细。Erik也注意到Charles的蓝眼睛是继承了他的父亲。


最后一日,Erik交上了自己的工作服结了工资后帮着Charles收拾着仪器。正午的阳光很好,但奇怪的是本应跑到Charles身上睡觉的小家伙Pietro却看了眼他们的身影又跑开了,为此Charles很难过。


但当他们将帐篷拆除后,Pietro又再次出现了。它双腿站立起、两只爪子高高捧着一颗洗过的坚果。而其余的小浣熊们看到后也跑开就近采了花或是捡了好看的花石头就簇拥包围着他俩硬是要塞进他们的手中,它们都双腿站立着似是第一次认识时候讨要食物那般。


Charles抱起了Pietro将它举高高后亲了口,而Erik则躺下任凭小浣熊们踩过他的肚皮、或者是舔他的面颊。他们背上了包,慎重地承诺他们还会再来。


 


10.


第二年以及往后没那么忙碌的几年,他们也都再来了。哪怕是毕业回到了欧洲的他们也都会努力抽出时间回到那片小树林,陪着小浣熊宝宝们玩耍。


他们在美国结了婚,只为了在婚礼上他邀请到Pietro——那个捣蛋鬼成了婚礼的焦点,每个人都对自己的小皮夹忧心忡忡。


而后的再几年,Erik成了有名的设计师,他与人们对他的第一印象并不相符。他恨透了线条僵硬的大型建筑物,他偏爱用木材来打造起一间间别致的别墅。Charles也成了动物生物学的教授,他会拉着他的丈夫Erik野外探究的课题项目并坚持每次烧烤都要他的丈夫亲自生火。


他们领养了个银发的男孩儿,也像是原先说的那般,这个男孩儿叫做Pietro。


哪怕他们再一道去了很多的地方,看过了南美洲的大瀑布也看过了极光,他们也都仍然认为最喜欢的还是那片小小池塘边上的树林。




END.


谢谢阅览。


欢迎砸红心和评论。


最后附上KK的可爱爆表的图!(比爱心)







评论
热度 ( 92 )
  1. Dreemurr大大大大大壯 转载了此文字
  2. KK大大大大大壯 转载了此文字
    不知道能用什么词语去形容你的文章和它所带来的感觉,erik和charles的一举一动都十足可爱还有e...

© K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