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

集训中

【王牌特工2】【威士忌】蒂塔万提斯总让我分不清君度和威士忌哪个更好

就很棒!

一只微米。:

我喜欢美国牛仔老大爷!!!我喜欢他呜呜呜!
【威士忌】【官配BG向】
鸡血文。
一千字一发完。
第一人称。
——————
是这样。
我听说过有人是可以风流成性的,这人可不只是个美国Cowboy,可能还有卡萨诺瓦,或许要加个唐璜,好吧……总之,他不仅仅只会套个绳索耍一耍双枪。
牛仔靴其实并不常穿,在日常穿还是有些麻烦,但这不妨碍我喜欢它们,鳄鱼皮坚硬但舒服,鞋跟后的马刺也尤其好看,有的时候——很多时候,它们都成了美国的象征了。
脱衣舞美人蒂塔万提斯跟君度合一块确实让人愉快,但我依然觉得威士忌配上牛仔是个好选择。
杰克丹尼或者百龄坛都还不错,只是我偏向Statesman。喜欢喝酒可没什么错,威士忌加水总会让人回味无穷的,当然纯饮更让人难忘。
我们第一次遇见的时候就是我付了两杯威士忌,纯饮——也许是我们聊得太痛快我忘了加水加冰,总之是不耽误的。
她是我的天使,长头发,好看的发夹,涂着红色的口红,酒杯边缘上还留了一点印子,我从没抱什么幻想,我只是个高中生,但是我就跟她聊了一晚上,从那之后我永无宁日。
高中结束,大学的那段时间我们抽空见面,每一次都像第一次约会。
她笑着说“美国牛仔也会这么怕事?”
上帝作证吧,我可不是怕事。
我们像什么都不怕似的,围绕我们的都是爱,鲜花,酒。
她像是什么都明白,总是善解人意,坚强又体贴,我们几乎规划好了我们的未来。
东西都照旧,婚礼人很少,甚至还有陌生人,是在一间酒吧里举行的。我们都喜欢小酒吧,一面墙上贴满了生锈的车牌,风扇在头顶转得吱呀吱呀像是要掉下来,但是它没有,它要掉也不会选择在那天掉的。
可能是终于觉得安稳。过了一阵子我有些不太在意自己的形象,脸上蓄着胡子,她有一次盯着我不出声,我以为她要生气。结果她抹了抹我嘴唇上的胡须,说了声“嘿,Cowboy,留着它们吧。”
我赶快把脸刮得干干净净,但是只留了那两撮胡须。
她是我这辈子碰到的最美好的人了。
后来她就怀孕了,我们当时早已有了自己的家,她告诉我消息的时候,把脸往我脖子里蹭,亲着我的胡子。
我给孩子买衣服,男孩女孩都买了,等孩子出生了自己选吧,想穿什么穿什么,最好和他爸爸一样喜欢牛仔。
我们是美好的,很多人都是。
所以那些下三滥的垃圾才应该被毁掉,它们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他们把她夺走了。
她什么都没做错,两个人开枪把她杀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就是她。
她身上中了两枪,有一枪穿过她的咽喉,子弹从脖颈后射出来,还有一枪打中她的左胸,贯穿伤,是从右后背穿出的。我赶过去的时候她还剩一点点呼吸,声带被毁了,她发不出声,她只是摸了摸我的脸还有胡须,她就这么走了。
我恨他们,恨那些毒品,瘾君子,他们总是祸害,永远都是。
但是我真的很抱歉。
到了Statesman之后我就成了威士忌。
敞篷车的汽笛从来不单调,美国不缺好看的小伙子,更不缺姑娘,我不缺那些技巧,我就是,缺了她。
但是也好,做特工挺累的,有时候我也不想出外勤了。
现在我都能看见她了,我都看到她过来迎接我了,也是正常,这是天堂门口,我觉得这种时候应该甩一甩我的跳绳?
我真抱歉,梅林,我真抱歉,这话我只能跟你说说。
尽管我们也大概不能告诉他们了。

评论
热度 ( 53 )
  1. KK一只微米。 转载了此文字
    就很棒!

© K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