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

集训中

【威士忌/姜汁】没有姜汁配威士忌的这种喝法

大哭!!!看这人多棒啊!!

一只微米。:

送给K爹的! @KK
里面的套圈圈梗是K爹提供的!巨可爱了!
文笔渣,写不出他们一半好!希望K爹别嫌弃!
——————
白烂文笔。
六千字左右一发完。
BUG超多,忽视就好。
——————
姜汁第一次看到这个人做任务的时候,任务其实已经成功了。
她在传呼机里喊着“威士忌,你可以回来了。”但是当时他正拿着枪抵着自己的太阳穴,她还没来得及说接下去的东西这男人就利索地扣了扳机。
姜汁听到耳麦里嘭的一声枪响,她以为是对手还没断气,给威士忌又来了一枪。
那是她第一次用阿尔法凝胶,手法还没那么熟练,她的手抖得要命,那卷半透明的东西几次三番都从他的头顶滑下来,大概是因为有血。
她颤抖着把那些血揩掉,终于抢在脑部的不可逆损伤之前把他弄回来了。
男人迷迷糊糊地,醒来之后跳起来喊她Beauty,她被吓了一跳。
“上帝……”她念叨着,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威士忌反倒像个没事人一样继续说着什么喝杯冰啤酒之类的话,他根本没有技巧。
“我不知道你这人到底有多少话。”姜汁朝他说着,然后在一堆东西里翻翻找找。
他们早知道修复技术会损伤部分记忆,就早早地把自己的死穴都说给了Statesman,他们不清楚是哪个,就把有可能的都说了。
姜汁先拿了瓶酒,1984年的,结果被威士忌一手拿来准备开了瓶盖就喝,“我还真没想到,你这么贴心的吗?”他笑着看她,“约会还自己带酒?还是瓶好酒。”
看见没什么用,然后她拿起一顶破旧的牛仔帽。
他继续饶有兴致地盯着她,“我承认你跟别人不一样,现在喜欢牛仔的女孩倒少得很。”他把帽子顶在指尖上转圈。
然后姜汁才拿出那张照片,照片上的是一个留着棕色长头发的女孩,那很明显是拍立得的相纸,背面有些蓝色的墨迹了,有点老旧,但这不妨碍它凑效。
他盯着那张照片好一会儿,然后凑上去吻了那张照片一下。
姜汁不知道是应该欣慰还是应该泄气。
不可置否,这人的魅力确实很大,谁会不喜欢这样一个人?他像是什么都明白也什么都看得开一样,他总是和潮流差了几步,但这反而显得他更机灵了一些。他留着两撮胡子,看上去像年纪都有点大了,但这倒是增加了他的风度。
总之,他的每一个缺点都像是恰巧一样有一个优点与之对应,两者就这么互相填补好了。
谁知道他是那么喜欢跳绳呢,姜汁本来是给他配的手枪,但他像是有些怕这玩意儿,选了套索,她亲自做了点改装。
——姜汁直到后来才知道一开始他为什么有些害怕枪。
她把那些没用的东西都扔了,只留了一张照片,这张照片就足够把他拉回来了。
“这照片有用。”她说,语气里有点低落。
“说不准哪天连这照片也不用了,但我先要喝一瓶啤酒。”他第一次尝试着去自杀但是未果。
在Statesman,几乎没什么东西是救不回来的。
“那人很厉害,是不是?都能让你负伤。”
“嗯……让我负伤这个词说起来让我觉得难堪,但是,大概是这样。”他大跨步走出医疗室。
出门的时候他看了姜汁一眼,他们打交道不多,这是他第一次头部中弹,这人就把他救回来了,他不想说谢谢,又觉得也许也应该说一句。
但最后他还是没说。


后来是他是真正的负伤,子弹打进他的小腹里去。
“老天,给我来一针麻醉吧。”他躺在担架上的时候这么说着。
“你再说一句话你就完了。”
“那可不行,我今晚还想邀请你喝一杯的。”
“我不是你的高中甜心。”
“但我们一样可以来一杯是不是?”
姜汁觉得他可能是糊涂了,失血过多或者什么的,神志不清。
“姜汁,你再让他说话他就没救了。”龙舌兰坐在旁边帮忙,往伤口上撒上一袋止血粉。
“他自己要说的!”她辩解了两句,然后就不出声了。


后来,病房里静悄悄的。
“知道我为什么一开始不想用枪?”威士忌醒过来后问着。
姜汁摇摇头,然后像是知道什么一样又点点头。
“我以前的女朋友就是这样的,枪击案。”他声音哑哑的,断断续续,“还好她没受多少苦,没像这样。”他指了指自己的小腹。
“那你还是用了枪。”
“我总不可能永远拿跳绳。”他笑了笑,“总不可能一直想着以前。”
就是一个大男孩一样的人,其实他也还是向前看了的。
姜汁有挺长一段时间没打理头发了,她的头发越来越长,都快到了她的肩膀了。
“你倒是和她有点像。”威士忌突然这么说了一声。
姜汁明显被惊到了。
“我不希望你这是在咒我。”
“老天,当然不是。”他努力想直起身来,挣扎了一下然后放弃。
“Statesman是不允许谈情说爱的对不对?”
“这是规矩。私人感情会影响工作,会影响理性。”
“你从哪毕业的?”
“这是隐私。”
“好吧。”
好一阵子的沉默。
“我说,你是真的有些像,特别是头发长了些的时候。”威士忌自告奋勇打破沉默。
但是姜汁又把这段对话给结束了。“看在老天的份上吧,威士忌,我宁愿你喝酒都不想听你说这些。”
她急匆匆地出去了,背对着威士忌。
威士忌以为她不想理他。
其实是她不想让威士忌看他羞红的脸而已。
特工是没时间谈情说爱的,也没时间想这些东西。
姜汁第二天就把头发剪了,剪到像之前一样短。
威士忌看着她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在一群动不动就舞刀弄枪的人里要找到这么一个不到关键时刻不掏出枪来的人并不容易,蓝色的绳索一直被他掌握得很好,从这边荡到那边,所到的地方除了青烟之外什么都没留下。
姜汁只能想象。
技术方面总是缺不了她。她从来没和威士忌出过外勤,从来不知道威士忌用起他那个跳绳的时候是怎样的。听别人说他是人群里最出彩的一个,总是吸引别人眼球,总是让别人猝不及防。
他们放了个假,很少见的放了个假。
但他们没走太远,就是去旁边的游乐场玩了玩,威士忌戴着牛仔帽,腰上别着套索,习惯了。
那边有个套圈的游戏,姜汁劝他别去,这样实在太不公平,威士忌显然不会听。
他总是像在炫耀一样,扬起手来,把鞭子甩得劈啪作响,吓得旁边的人都躲到一边,只有姜汁站在他身边用手捂着脸——觉得有点丢脸。
他自然是一套一个准的,让人羡慕,套圈得来玩意儿都是些毛绒玩具。
“威士忌,够了。”姜汁抱着四个玩具在旁边催促他。
“不行。”他笑着继续把绳子抛出去。
最后是威士忌几乎把所有奖品都拿了回来,全部塞给姜汁。
旁边有一群人近乎嫉妒的眼神,当然还有那些议论,有孩子说着那叔叔真厉害。威士忌默默想着要是那孩子说的是哥哥也许他还会送他一个玩具。
姜汁不敢抬头看。
她不常出来——很少出来,她经常是坐在那几个巨大的屏幕前,在幕后掌握全局,把很多东西都看得一清二楚——没了她特工就会迷路。
但有些东西她确实是看不清楚的,那东西用二进制十进制十六进制都算不出来,电脑可没办法破解它。
姜汁感觉有只手搭在她肩上,那手推着她,旁边那人还说“我给你赢回来这么多东西总该有个奖励吧?”
她把手里几个玩具全部堆给威士忌,然后口气硬硬地说“就这一次。”
接着她走到套圈游戏那边去,那里的老板已经满脸不情愿了。
威士忌这是第一次看到她离开她那个电脑面前的座位,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有什么大动作。
她像是不服输,把鞭子甩得更响了些。
威士忌看着她觉得他们也许可以搞个组合,专门用鞭子的,也许还能一起出外勤。
但他马上把这个想法抛到一边去了,从此之后都提醒自己别去想这回事。
后来她塞给威士忌的是一盒雪茄。
威士忌跟着她往前走,手上抱着一堆毛绒玩具。
在离那个套圈的游戏越来越远的时候,他回头抱着那些柔软的,舒服的玩具,他给所有围观的孩子,年轻人,还有情侣们鞠了个躬,一声清脆的口哨从他嘴里发出来,像个牛仔一样。


自那之后威士忌像是胆子大了起来。
但是姜汁把他所有的,像是有暗示性的话都充耳不闻。因此,威士忌挺受打击,礼貌地回绝都比装着没看见要好。


姜汁终于在有一天申请了外勤。
在几乎所有人都同意的时候,威士忌举手表示反对。
这样做的后果——带来这位女士的一些愤怒,就是必然的了,她以为这是在看不起她了。
姜汁后来两个星期没有跟他说话,她打听到他又到处逛酒吧去了,把姑娘和小伙子们迷得神魂颠倒。
他们再次说话的时候是另一个任务,没用到什么追踪器,但免不了一些亲密接触。
姜汁一个人坐在屏幕前听着威士忌用了无数遍的搭讪技巧,暗骂了一句他一点长进也没有。
但威士忌的声音像有人在一片漆黑里划了根火柴一样,这地方一下子就亮了不少。
她默默想着,正常,特工不都这样吗,况且谁还把那些小心思当真,他说的那些话也只是他习惯了这样的打照面方式而已。
喜欢是小孩子的事了。
结果那次任务威士忌脑袋又中了一枪,这已经是第六次他脑袋中枪了,事情怎么那么凑巧,子弹命中威士忌脑袋的概率怎么那么高。
和前几次都一样,依然是姜汁把他平放好,她从口袋里掏出照片来递给他。
但这一次那张照片都不管用了。
他看着照片问“这美女是谁?”他没能回想起来。姜汁慌了神,做后勤这么久,她这么慌倒还是第一次。
她听着那些老掉牙的词语句子,有点说不上来的失落。
后来是姜汁放在工作台上的一个毛绒玩具让威士忌想起来的。
想起来之后威士忌没有那种起死回生似的暗喜。
在每一次临近死亡的时候,他都觉得轻松。他知道了,自己如果不到自己太老了正常死去,大概就是死不了了。
Statesman太强大了。
他不希望自己的心思被别人猜到,每一次他觉得自己可以松口气了,他觉得自己的眼睛可以不用再睁开,他不用再受折磨。然而总是事与愿违。


他始终不知道,他这样一辈子奔来跑去是为了干什么。失去高中挚爱后逃避现实选择这样一个组织?但没了爱人总让他觉得不好过。他想他自己大概是适合在花丛堆里流连忘返的。酒吧里的酒杯碰得叮当响,交谈声,情话,各种闲聊,他总是喜欢那些,至少人有那么多,灯茶酒肆可能还有些温暖。


姜汁依然坚持申请外勤。
香槟告诉他她有意愿和他一起组个搭档。威士忌强硬地,不由分说地回绝了。
他找到姜汁的时候语气很冲。
姜汁总是不服气,问他为什么总要拦着她。
威士忌的回答是她根本不知道任务里那些枪击是什么样子的,人死去的时候会让周围的人多心碎,要是她真的有什么不幸的事这个后勤大概也没有人能代替她了,她做得太出色。
姜汁没办法同他理论起来,她沉默地看着他,大概有五分钟,她走进自己的房间。
从那之后姜汁就没有再申请过外勤。


后来威士忌的他大多数时间都呆在他自己的高楼大厦里,不怎么回肯塔基。
但他偶尔回来的时候,他总要到姜汁用的那几台巨大的电脑前看看,看一下那个毛绒玩具还摆没摆在那。
一直都摆着。
其实他那盒雪茄也一直都没抽,一直留着。
但姜汁总是在他每次回来的时候都不见人影,据说都是有急事去了,要么就是回了一趟家。
他有的时候都觉得自己太幼稚了,也是个三四十岁的男人了,却还幻想着什么罗曼蒂克能悄然而至。在酒吧里都没有邂逅,在那个明晃晃的白色办公室或者是肯塔基的大楼里更加不可能。


有一次他试着跟姜汁通话。
“你有没有兴趣来我这里坐坐?”
“也好。”
威士忌懵了,他根本就没想到她会答应。
姜汁过来的时候,他站在那里一幅手足无措的样子,胡言乱语什么银色飞马,什么套圈游戏。
平时怎么那么容易跟别人说话,现在反倒结巴了。
姜汁劝他,要是实在说不出什么就直接在电脑上玩一玩下棋。
他只好答应了,多半是做个样子,一小部分是缓解一下情绪。
玩到一半他说对手实在太不会下棋了,每一步都走得毫无章法,他不如去喝几杯酒,便起了身。
他倒了两杯,走往姜汁那儿一看,看见她玩着已经被她黑进去的游戏,那盘棋被她下得毫无章法。
显然就是故意的了。


哎,姜汁,说实话,之前我试过自杀。他说。
——对过去还是念念不忘?
挺久以前了,但总归是过去了,我也死不了。
——这话比你任何一句搭讪都好。
我根本就不会。
这回他终于诚实了。


威士忌好像总是停在以前的小酒馆里,停在牛仔靴上的马刺有了点锈蚀,腰里总是别这手枪,牛仔帽可以戴歪一点点的日子里。他那不成技巧的搭讪也一直停在那个时候,她都搞不清楚食指在他面前划过去是什么意思。
也许是显得有点过时了。
但这种过时在快节奏的生活里却挺有诗意。
威士忌请她去喝一杯,他重拾回忆的方式往往就是喝一杯,就像几十年前的人一样,把酒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一杯好看的,醇香的酒就像是所有事的答案一样。
“老天,杰克丹尼加可乐吧,我不能喝得太多。”姜汁说。
威士忌举起杯子咽下去第一口的时候稍稍皱了皱眉。
“怎么?”姜汁问他。
“威士忌跟姜汁配在一块的味道真奇怪。”
“你真是个无赖。”
“可你喜欢无赖。”他挑了挑一边的眉毛。
人们当然是会喜欢和自己相似的人的,但有些时候他们会更喜欢那些和自己相反的人。这种喜欢几乎超过了喜欢,变成了羡慕,变成一种说不出来的期待和热望。


比如女人们总是爱卡萨诺瓦①,爱他才思敏捷,爱他独特的魅力,喜欢听那些总能让她们高兴的话。他情史太多,但倒每一场都认认真真,女人们就爱这种什么都不怕的勇气似的,也许就是因为自己缺了点勇气了。
卡门②风情万种,这就让男人们爱得魂不守舍,她笑着,跳着,穿着吉普赛的红裙出现。人们谈其她来除了伤感倒还有羡慕,也许就是因为自己缺了她那些美丽和叛逆。


姜汁有时真羡慕他,外勤的任务通常是少不了他的,他能看到的东西也多,接触到的人也多,就算这并没有让他学到那么一两句时髦的开场白,但能出去看看总没错。威士忌也许是所有人里最了解人的特工了,他自信,甚至有些自负,胸有成竹的样子,做事一直那么雷厉风行。
但威士忌就羡慕姜汁不用跑东跑西。电脑运算的程序,那些符号,数字比和人打交道容易得多。显示仪前往往只坐着姜汁一个人,大概军事一人制也是向来的传统,不然他可能会认认真真地开始学习计算机编程以及怎么当个出色的黑客。
“太奇怪了。”他说着,然后把杯子里的酒全部喝完。
姜汁坐在座位上一句话都不说,不知是不是酒劲,她觉得有点热。
威士忌说除了酒之外,他就最看重股值了,这话不假,在办公室的时候姜汁就看到他坐藏着尖刀和防爆服的皮椅上,身前的桌子里有个暗箱,里面装的大概是手榴弹。而威士忌就坐在那儿,若无其事地从抽屉里拿出钢笔来在合同上签名。他说“今天股价会涨到满屏青翠,多好看的颜色。”②
他总是把钱和酒之外的东西看得很轻——也许这里还要再加上一个各种派对上的风流倜傥。
人们总是用满不在意来掩饰,但这一举动通常会让人感觉他有血冷漠,不近人情。
这不能怪他们,他们都不知道一位特工是不能太近人情的。


“去兜兜风,我要试试新车。”
威士忌乐于收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敞篷车,那时候的海报上总有衣着靓丽鲜艳的青年披散着头发开着这样的车在公路上疾驰。
威士忌问她“肯塔基那边还好?我该抽时间回去一趟。”
姜汁回答“你不在就一切都好。”
“你这么说可真伤我的心啊。”他把帽檐拉下来了一点。
他们一路开到一个游乐场。
姜汁想起上次他去套圈玩,说了一句“不会吧……”
“确实会。”他笑了笑。


姜汁发誓他要是再把一堆东西都给套完了,她就要抱着那些玩具,一个一个还回去来让他难堪。
姜汁是没办法把威士忌笑得那么开心的样子忘记的。他嘴唇上的胡须抖动,眼角都笑出皱纹来了,牛仔帽已经旧了,但他好像就是喜欢这一顶,套索是牛皮做成的,用起来顺手。他笑出声音来,姜汁以为这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


姜汁这次抱着一束花。
威士忌很识相地套了一束花后就不再玩了。


姜汁往前走着。
他伸出手去摸了摸她的头发。


嗐。
他想。
不用着急,再等等吧。


End.
——————
①卡萨诺瓦,威尼斯作家 “追寻女色的风流才子”,著有自传《我的一生》。
②卡门,出自比才歌剧《卡门》。
③美国股票是绿涨红跌。

评论
热度 ( 79 )
  1. KK一只微米。 转载了此文字
    大哭!!!看这人多棒啊!!

© K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