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

集训中

【李甄】无题

被《功守道》里面的李甄可爱到了!

是两个人的日常,甜的。

大脑发热产物,挺乱的🤔

(如果觉得有些地方看起来熟悉,那是因为我最近又把《霍乱时期的爱情》看了一遍(。

   山下的人都知道山上住着两位武功高深的师傅。那两位师傅,叫什么名,从哪里来,在这住了多久,都不清楚。只知道一个姓李一个姓甄。
  
   李师傅五十多岁,戴着副眼镜,剃了头,穿了身打补丁的旧衣服,一股老气,像个读书读多了近视的和尚,但他究竟有没有出家,他也没说。也许是因为这身装扮,大家都觉得李师傅人好亲近,便从刚开始恭恭敬敬的“师傅”变成了老李。而另一个姓甄的,老李被问起时总爱“先生先生”的称呼自己的同居室友,于是大家也就开始跟着叫甄师傅作先生了。
  
   先生和老李之间的关系,大家心底里都清楚,私下议论的也有不少,但总归还是对两位师傅怀着敬意。他们俩似乎在武术界十分有名,总有人会在镇里打听上山的路想要登门拜访,但最后大多数都垂着头丧气的离开了。小道消息说,甄先生和老李在外都有自己门派,弟子也不少,大概是教累了便跑上山去住,而那山里的宅子,大概是清朝时期便已经在了,大的很,主人姓黄,也练武,和老李不知什么关系,总之老李有房子的所有权。
  
   山里清净的很,树叶间的摩擦沙沙作响。整日听着这个风声,那个树叶声,一般人住几天就已经心生厌倦了。但甄先生颇喜爱这个,整天在离住所外散步,老李站在门口看他自家先生在树林间兜来兜去,越兜越远。有一回都快过吃晚饭时间了先生还不回来,天要暗下来了,老李急得去找,还好那时候是夏天,日长夜短,老李没走多久就找到了,而这人就只是在不远处瞎逛,问他为什么还不回家,先生就撇撇嘴说迷路了。害得老李以后整日慌他又迷路,但也阻止不了先生往外跑,谁让老李爱宠着先生,最后也只能规定他不能走太远,边走还要记着路。
  
   虽然说甄先生爱往丛里钻,但有时候还是挺乖的呆在家里。他们宅子里有个池,那池修建起来也不知道是为了观赏还是什么,竟占了一大块的地方,中间还有块大石头。虽然布置得很奇怪,但先生还是挺喜欢。都说练武之人都有自己的规定,甄先生的规定便是一天只踢三脚,踢完了,他就跑到池子泡脚,老李就给他去端来泡脚用的药材。都说了山里清净,上去的人不多,所以甄先生的三脚大都是踢在老李上了。有时候先生会拉着老李一块泡,边泡边踢水到老李身上,结过两个人脚没泡成,倒是先滚在了一起,还老把衣服踢水里,导致事后老李不仅要把先生弄回卧室里去,还要下池子里把衣服捞上来。
  
   老李宠归宠,但不是没和先生吵过架,还冷战了一个月。
  
   那时候的事镇里人都记得清楚。镇上来了十几个陌生人,背着个大包,凶死,坐在茶馆喝茶,临近的听到他们说山里有古迹,有个谁谁谁谁在那生活过,保准有些金银财宝。大家也没细想,以为是些盗墓小说看多了的人,而且看上去很恶,都不想去管他们要挖什么山什么坟。结果好死不死要挖的是先生和老李的那山,而且还是他们俩住的宅子。
  
   老李刚好外出,等回到家里,甄先生也没说什么,就是肩膀和腰都瘀了一块。

   “怎么搞的?”老李看着淤青皱眉。

   “老了。前几天不小心摔倒,撞到了门又撞到了桌角。”先生脱下衣服折好放在床边,躲过老李怀疑的眼光,“睡觉啦,再不睡天都快亮了。”

   过了几天,老李才知道是有人上山过,硬要闯门,最后被先生打跑了。先生怎么说也是武功深的人,不至于被打到,可或许也像是他所说的那样,他老了。但先生老了是一回事,有人硬闯们还和先生打了架后先生不说,也是一回事。最后他们吵了一架。

   “要不是我下山听到人说,你就不打算告诉我是不是?!”

   “我是不想你烦!”

   “你不说我更烦!”

   那天晚上两人都闹得心情郁闷,而平时很早上床的先生硬是独自在书房看书看到后半夜才回床上。他们的大双人床,似乎有条屏障把两个人隔开,各有一个空间,你不碰我我不碰你,连被子都是各自的。而甄先生的例行泡脚,也没有了老李在一旁陪他聊天解闷,干脆就变成了一周两次。老李本来负责主要清洁卫生,吵架后便很少动。

   不仅习惯变了,他们作息也变了。先生本来起的晚,老李往常都是沏好茶放在桌上,等先生醒来时温度刚好。而吵架后甄先生像要跟老李作对,他知道老李改不了沏茶的习惯,便五点多就起来了,蹑手蹑脚钻进书房里去。而老李醒后,自己沏了茶自己喝,然后便在后园里摆弄那些花草大半天。天气开始转凉,树上黄叶子风一吹就飘到地上去了。老李打扫院子本来挺勤快的,也像甄师傅泡脚那样,一周才两次。先生受不得院子枯叶越积越多,只好傍晚时自己扫一下,堆成一堆。

   两人都知道这种相处方式没有好处,还扰乱了自己的作息和习惯。但异常的固执让他们谁都不想和对方说一句话。他们整日玩着躲猫猫游戏。你在院子里我就在屋内,你在后园里浇花浇草我就在池子边逗鱼,同床的时候各自睡一边。到底谁对谁错,没个结果,或许都在等着对方来和自己说话。就是这样,两个人以这种幼稚的方式过了大半个月。

   他们的和解也许该感谢入秋后一天比一天凉的天气。先生自幼就怕冷,手脚也时常是冰的,但平时睡觉总有两张被子盖着,还有一个暖炉老李在身边,还不会因为脚冰得可怕睡不着。但那天晚上天气凉不止一点,先生蜷成一条毛毛虫,老李看了眼,心有点软,但还是坚决的翻了个身,不去抱住那条蜷曲的大毛虫。结果到了半夜,先生打了几个喷嚏后,也不知道是先生太冷迷迷糊糊的蹭到老李旁边抱住,还是老李被对方打喷嚏吵醒了心软过去把人搂住。第二天早晨老李醒来发现先生还抱着自己,老李把压着自己的手臂拿开,甄先生很不满的皱眉,老李想要起床,结果被甄先生一脚缠住自己双腿。

   “我要起床。”老李没好气说到。不是冷战吗,那就冷到底。

   “今天睡会嘛……外面好凉。”然后甄先生把头埋在老李腰间,又睡过去了。老李看甄先生这样整个人心都软了。什么冷战什么吵架,不存在的。然后钻回被窝里抱着自己先生悄悄亲了两口。

   之后两个人在床上躺到中午,把积了一个月的话全说完了。包括甄先生独自午睡醒来已经快吃饭了却没人叫他,他的被抛弃感和寂寞;还有老李自己在院里扫地时转过身好几回也不见先生站在身后准备和自己过招的失落。长达一个月的冷战,就在亲吻里面结束了。

   冷战让他们更意识到对方于自己而言是有多重要,也让他们越来越发觉离不开对方,便定了一个规则,大概就是有事一定要说,不要藏着掖着。

   镇上稍大的姑娘一眼便看出来,老李和甄先生关系更加的好了。

   虽然两人住在山上无忧无虑没有下山的必要,但偶尔还是会下山参加镇里活动。他们年纪差不多,都五十多岁,可甄先生有时候举止仍像个少年,在热闹的市集上喜欢拉着老李的手兜转于档铺之间。镇里大点的姑娘喜欢谈论他们两个的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老李知道了便很无奈的说声“现在的小姑娘啊”。

   除夕夜那天,甄先生和老李跑下山去跨年,他们站在人群里,和其他人一样看着夜空中的烟花。一朵烟花消失在空中留下烟雾,老李转头看着身旁正盯着天空的先生,低下头拿鼻子去蹭蹭人的脖子。

   “你干什么呢?”先生笑起来。

   “没什么。”老李耸耸肩,笑道。

   在第二朵烟花升起来炸开时,甄先生拍拍老李肩膀,老李转过头去,甄先生就在他嘴上轻轻碰了一下。

   “干什么?”

   “礼尚往来。”

   “什么和什么啊……真是的。”老李一边摇头一边笑,手牵紧了甄先生。

   至于第二天镇里的姑娘私下里怎么讨论甄先生和老李牵得很紧的手,那都是后话了。

评论 ( 16 )
热度 ( 31 )

© K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