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

爬墙快,正经画几乎没有,关注请谨慎(。

【李甄】无题2

又是《功守道》的李甄,我嗑爆,甜死了

仍然是在瞎几把乱写

私设挺多🤔

OOC的()写是因为我不会画

   如果说他们之间有什么避讳的事情,那便可以说是时间了。过去行走在刀尖上,过一天是一天的日子没让他们害怕,可现在他们却在害怕时间,害怕它太快或者太慢,害怕自己最先出现老人的症状,害怕自己先走掉,但是他们忘了彼此是在十多年的生活里互相照顾而走过来的,甚至对离开这件事双方在那个混乱的年代都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一切都深入骨髓。

  

   春天里的第一场雨来得很突然,把下午出去散步的甄先生淋得很狼狈,老李慌忙的给他擦干身子,又给他卷上几层被子,甄先生手里拿着冒气的茶,手掌不断转着杯子企图从杯壁上汲取更多的热度。他现在缩成一团靠在床边,鼻子红红的,无精打采,像是只受惊的兔子。老李看他那副样子,不觉停顿了半秒。

   也就这时他才发现他们早已一起度过了许多年。习武之人的身体虽说是不像普通人一样容易招惹病痛,但岁月留下的痕迹还是显而易见,只是两人都在刻意回避并且不愿承认他们身体不再如以前,但一些身体上渐渐显露的毛病还是迫使他们接受现实。而不久后辈将顶替他们的位置,他们也便会成为人门口中的一个传奇。

   两人没有说话,只是都意识到,他们再厉害也逃不开时间和岁月,而更为致命的是,他们根本离不开彼此了。

   老李拿走对方一口没喝的茶,取而代之自己的 双手。老李浑身都温暖的让他不舍得离开,索性整个人往对方那躺。老李抱着蹭过来的先生,忽然觉得他们像是回到了四十二年前的那个下雨的傍晚。

   他们都还都只十五六岁,甄先生小时候已经就喜欢往外跑,顺便还带上隔了几条街的老李,以至于在两人十多年的爱情里总会听到老李调笑着说是先生带坏了他。

   那天甄先生和老李跑到了山林子里去,那里面有条小溪,水清得很,先生脱了鞋撸起裤腿去抓虾,老李坐一旁给他看着鞋子。没过多久,乌云渐渐笼罩树林上空,细微的雨飘下,然后越来越快,最后成了一场吵闹的大雨,疯狂击打周遭的一切。

   甄先生和老李都成了落汤鸡,他们浑身湿透。老李把甄先生带回自己家,怕家里人骂便鬼鬼祟祟的翻墙进屋去。到了卧室,甄先生马上打了好几个喷嚏,老李给先生擦干然后换上干净衣服,也是用好几床的被子盖住他。而也是同一个原因,他冷,老李便爬上床抱着先生,也就是那时老李知道了甄先生是怕冷的,身子还寒,但老李至今没意识到的是在自己过后的人生里他都在有意无意的在天变冷的时候想起对方并担心起来。

   第二日上午,先生披着一张毯子走出房门坐在门口的椅子上,老李沏的茶温度正好。

   “我才刚刚五十七呢。”他看着院子里扫树叶的老李,忽然说。

   “知道你年轻了。”老李笑着回答。

   “切,我的意思是我们还没有要老到经不起一点雨水。”先生把茶递给走到自己身边的老李,“我还是能一个打十。”

   “你吹吧你,就你三脚还打十个,我只拿扫帚能打二十。”老李笑着说。他们早已习惯用这种玩笑来为谈话添加趣味。

   “那个棍子我一下就能踢飞了,你是不是想要尝尝什么叫三脚踢你踢到哭。”说罢甄先生站起来便先飞过去一脚,被老李抓在手里。

   “先生是不是想试试什么叫棍法啊?”

   “去你的,整天说些不正经!”说罢甄先生收了脚,笑着拍打一下某人的肩膀,朝书房走去了,身后老李嘟囔着“明明就是你想歪了”便继续去扫满地的湿叶子。

   时间对两个快六十的人来说是个不太好的话题,哪怕他们早为对方和自己的离开做了足够准备,但一刹那的失去和心底的空落还是会从眼睛里落下,所以在三十多年后老李葬礼上的甄先生做的最表达自己心情的事情便是流下了几滴眼泪。

   而在那次淋雨过后,他们却在床边频繁提起,似乎要把它研究个底,但最终都以先生一个哈欠结束了话题。但当两人枕在柔软枕头上,相互抱着对方取暖时又比谁都更清楚,或许早在他们认识的时候就了解到只是都选择遗忘在心底:重要的不是他们还有多少时间,而是对方还在不在身边。

   先生靠坐在床头,慢慢吸着烟,老李的手环住他的腰。甄先生把口中的烟吐向窗外让它们消散在细雨里,又看了看闭眼养神的老李,帮他把眼镜摘下放在台灯旁,接着灭掉烟放在窗台。老李醒来后肯定抱怨他又不好好把吸完的烟扔在垃圾桶。甄先生嘴角不自觉扯起一个弧度,他把书本夹好页码放在枕边,最后俯身在老李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评论 ( 14 )
热度 ( 22 )

© K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