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

集训中

【Rosebud】爱与缄默【1-2】

我为微米在线激情打尻!!!!!!!!

一只微米。:

玫瑰花蕾组


爱与缄默




詹姆斯·多诺万·哈利迪/奥格登·莫罗


James Donovan Halliday/Ogden Morrow


斜线无意义。


——————


分级:G


原著+电影混合正剧向。


有很多BUG。


查的资料部分有出入,不能确保完全正确。


因为电影和原著都涉及很多电影和游戏,所以加入了自己的私心。


不知道能不能填坑。


——————






这朵玫瑰的花期实在太长,不知你能否耐着性子看它凋谢?






1






1979年的圣诞假日,哈利迪得到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台游戏机——雅达利2600,当时这台游戏机已经发行两年,但尽管如此,哈利迪拥有这样一台游戏机的消息也很快的传遍了他的方圆几条小街区。


有人告诉他,要将快乐与他人分享。他也确实照做了,但是他从不混进那些孩子们抢着打赢游戏的吵闹声里。他更喜欢自己呆在房里,先把星球大战的玩偶从地毯挪到一边以免被他一屁股坐坏,再往墙上投一个飞镖,如果是十环他就再投一个,然后选出他想玩游戏的卡带插进卡槽,接着坐到床垫上,满怀欣喜地举起他心爱的手柄。


七岁的哈利迪就这样迷上了游戏,那对于他而言似乎并不是什么目的,而是一种过程。哈利迪从不在乎跟谁比赛,从不去比是他的技术更好还是小伙伴的更胜一筹,在那个最早期的双人对战乒乓球游戏里他显然更着迷于自己是怎么接到球的而不是最后的比分。


他的入门作品——太空侵略者,后来也成了他的象征之一,当然是因为那件他总是穿在身上的印花短袖,他喜欢那个,衣柜里有几件一模一样的,换洗着穿。


1977年,星球大战的第一部电影新希望才刚刚上映,而他拿到游戏机时距离那难忘的时刻——挤到影院里看电影,为电影里面的外星怪物惊呼出声——已经过了两年。他迫切地希望能在游戏里玩到光剑,使用原力,可是当时的技术不足以支持他的愿望实现,于是他摆弄着卢克天行者的玩偶,说自己以后要创造一款游戏,自己在里面可以成为一位绝地武士。


那个时候,孩子都会喜欢绝地武士,直到长大了才会发觉,其实那个时候自己不太喜欢的西斯也并非十恶不赦。


他拿着光剑玩具挥舞,试图用自己的原力控制雅达利的游戏手柄,当然没有成功。


他几乎离不开游戏,自从拥有自己的游戏机之后,他每天都要单独跟游戏机呆一会儿。而那些游戏,他只是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玩,不管结局是输是赢。周围人们都惊讶于他对一个玩了成百次的游戏居然还不厌烦,甚至会问他,“嘿,你只有这几个卡带吗?”


只是那些讨论他总是呆在自己的世界里,并说他这样不太对的话,他都当没听到。


“我一定要创造出世界上最伟大的游戏。”每个早晨他刚刚睁开眼睛就会这样想,“那个游戏里一定要有这些东西。”他一边洗漱,吃早饭,把印着游戏印花的衣服套上脑袋,一边回忆自己房里的电影海报,书,杂质。


十岁的詹姆斯·哈利迪这么想着,把新卡带放到包里,拿起床上的玩具人偶出了门,他今天还要上学。


 






2


“哈利迪,你的太空侵略者打了多少分?”


“啊......我不太记得了。”他说,“我有了一个新的游戏,你们玩过吗?”他拉开挂着飞机挂饰的书包拉链,从包里掏出一本新的卡带,“Pac-Man,我这几天在玩它。”


于是一到这时,拥有好奇的天性的孩子便围过来看,拿手指着卡带上的贴纸图案吵了起来,“什么啊?这个我看到有人玩过。”“为什么它像个被人拿了一块走的比萨?”“我听说过,好像是才发售的新游戏?”


“其实......呃,不是,两年前就有他的街机了,不过直到现在雅达利才有它的卡带。”哈利迪回答,雅达利这个词语被他特意加重了语气“所以也许,也可以说,它是个新游戏。”哈利迪说话总是断断续续的,似乎是每一句话之前他都要思考很久。


“它是玩什么的?”


“一个精灵要在迷宫里吃掉豆子。”


“就这样?”


“它还要躲避幽灵。”


“如果没躲成呢?”


“就结束了。”


“听上去还是射击游戏比较刺激。”


“我觉得......你应该去试一试。”


“还不如玩打砖块。”


“好吧”,哈利迪不再说话,看上去喜欢刺激和冒险的同龄人对这个吃豆子的游戏兴趣不大,于是他默默把卡带拿书垫好,收进书包的最里层。


这一天上课的时候,他在草稿纸上画的是那块被人拿了一块走的比萨饼越长越大,于是反过来欺负起了幽灵,他画了很多比萨饼,再加上了一架太空侵略者的战机,最后他还加上了他最喜欢的Adventure里的恶龙,他们全都打成一团在他的草稿纸上溅起层层叠叠的灰尘,发出乒乒乓乓的刀剑碰撞声,他这么想着,便在上课的时候笑出了声,还因此被老师提醒了。同学下课后拿起他的草稿纸,都笑他“哈利迪在欣赏他的比萨呢!”在所有笑声里,只有少数人会提醒一句“可是他的太空侵略者早就是我们班最高分了”,于时这时班上就陷入沉默,人群就悻悻散开了。


没有人从一生下来就沉默寡言,毕竟人从来到这世上的第一秒就开始哭泣地发出噪声了。


他一开始也喜欢说话,喜欢异想天开,但他得到的回复一般都不会是鼓励——“你一定能做到。”比如阿姆斯特朗小时候说自己要上月球,他妈妈便跟他说“但是你一定要记得回来哟!”他跟自己的工程师父亲说到他想要发明一款让所有人都真实地身在其中的游戏,他的父亲就哈哈大笑——“这不可能!”于是便说起那些理论和计算来——世界上怎么可能存在光剑这种武器呢?还有,让时间倒流的东西是绝对不存在的......


其他孩子在和自己的父亲玩抛接球的时候,哈利迪只能扶着门框看着自己酗酒的父亲默不出声;其他人周末的时候带上自己的宠物狗狗一起去野炊,他的母亲有时却会躁郁症发作,对他大吼大叫,或是完全不搭理他。于是久而久之,他就不再去要求。他跟自己的父母交流都不多,更别说走出自己的小房间和孩子们一起玩滑板,拿着玩具枪对战。


他的沉默并非从头到尾,从落幕到谢幕,而是慢慢养成的习惯,就像无数个情节推动这故事走向高潮。


所以他才爱游戏,几乎用他整个身心来爱它,它们几乎是他的全部。他可以趴在地毯上,一个下午全都耗在这个上面,晚饭都可以不吃。他是如此爱那些显示屏上的像素方块和圆润的,反射着窗户外阳光的游戏手柄。在那个有一点点霉味,那个乱糟糟的,狭小的阁楼里。那里储存了他将近所有的快乐。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都是一个人——包括他发现Adventure里的那个彩蛋,屏幕上显示着设计者的姓名,他手里一松,手柄从手里滑下来,他兴奋地叫起来想把这个隐藏在迷宫里的秘密告诉某个人。


但他的阁楼里空空荡荡,回应他的是天花板上震落下来的灰尘。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像那个对战恶龙的勇士,单枪匹马。


一直到1985年,经过了雅达利大崩溃,他闷闷不乐了整个假期,再后来,他要开始上中学。一直到那时,那个坚硬的壳子里的小男孩,终于听到了外面的一点声音。


TBC.

评论
热度 ( 65 )
  1. KK一只微米。 转载了此文字
    我为微米在线激情打尻!!!!!!!!

© K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