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

集训中

【底特律】酒精和亲吻(卡姆斯基/康纳)

太好瓷了吧😭

饕餮轮回_天空:

  卡姆斯基/康纳
  我也不知道我想写什么
  summary: 在仿生人斗争成功后,成功从紧急通道脱离的康纳离开了耶利哥,并且再度拜访了卡姆斯基。
  
  
  康纳下车的时候,雪已经停了,不算厚的雪地上留下长串的车辙。他理了理领带,额角的LED灯亮着平稳的蓝光,他向着前门迈步。与之前身为安德森副队长的搭档的身份不同,这一次他成为了模控生命的背叛者,离开了耶利哥、同类的流浪者。
  他在面对卡姆斯基测试时展现了同理心,康纳也明白,他成为了一个异常仿生人。
  尽管这位流浪者仍然不清楚何为同理心的表现,何为情感。
  正如此时此刻,康纳也不知为何他会来到此处,浅黄色的光芒快速地闪烁了几下,他眨了眨眼睛,拍掉肩头的碎雪。等他意识到时,车已经停在了卡姆斯基宅址前,或许面对他的创造这样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他已经做了很多的选择了,不在乎多这一个。
  “欢迎你,康纳。”
  在康纳还没预备好敲门时,门已经被克洛伊打开了。金发女性仿生人将温和而平静的目光落在了门外站立的来客,她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侧过身躯给其让出路来。康纳没有发问,没有像调查异常仿生人那时喋喋不休地询问、套近乎,以获得情报。他不清楚卡姆斯基是如何知道他要来的,或许克洛伊一直在门口等着,等着为他这个唯一的访客开门。
  顺着上一次的路径,不同的是,这一次康纳不需要等待,他直接见到了坐在黑色安乐椅上的创始人,康纳牵动了脸部的部位,试图露出一个真诚的微笑。他很少回会启用这个程序,失败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果然等到了你,My boy .”
  状若轻浮的男人抬头看他,窗外的天光很黯淡,房间内也没有明亮的灯光,他的眼睛显现出一种漂亮的暗蓝色。人类的眼眸上映出仿生人的影子,他看着他的造物,目光却深沉复杂得令康纳无法理解。
  “坐吧,康纳。”卡姆斯基挥了挥手,面前的仿生人似乎不安地踌躇了一下,才乖巧地坐下。
  “我可以问你一些问题吗?”仿生人开口,额角的LED灯圏又开始亮起黄光。他再次快速地眨了眨眼睛——焦糖色的虹膜,那些让人放松警惕以便交流的小细节。
  卡姆斯基接过克洛伊手中的威士忌,他甚至亲自给康纳倒了一杯,馥金色的酒液停滞在玻璃杯中。男人没有急着回应仿生人的困惑,而是用眼神鼓励对方来一杯。
  虽然卡姆斯基记得自己没有给康纳的原型机加载过相关模块,仿生人会喝醉吗?有意思的问题。
  当然,此时他面前的康纳,已经不再是众想同类型仿生人中的一员,康纳可是珍贵品,不会量产的那种,跟那种满大街的二极品货色可不同。
  更何况这个好孩子康纳,是个有生命的。
  “我并不确定饮酒会对我的机体造成什么影响,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碰过含酒精的人类饮品。”
  “得了吧,听Daddy的话,你可不是个没有自我意识的塑胶玩意儿,对吧?”
  “如果我喝了这杯酒,你就会解答我的问题吗?”
  “有可能吧。”卡姆斯基眯眼看着他,微微塌下肩,手指从交叉变为搭在膝头。
  人类注视着异常仿生人拿起酒杯,他看见仿生人先是伸出舌头,如同宠物狗一般舔了舔酒。也许对于puppy来说,威士忌太过于激烈了?将样本分析器装在舌尖,这当时到底是谁的主意。
  酒水灌入了仿生人的口腔,他的鼻子皱了皱,表现出陌生而疑惑的模样。康纳知道安德森副队长有酗酒的倾向,但他自己从未真正接触过酒精,此时舌尖上的感觉让他有些——软体不稳定?分析仍在正常工作,他知道这是什么酒,知道是什么奢侈的牌子,也知道是产自哪里、什么时候。可那些怪异颤动的微妙感觉,就像触电一般,让他的LED灯圏短暂性地红了一下。
  玻璃杯被放下,静静地搁置在桌面上。康纳望向自己的造物主,他的机体似乎有些过热,这让他有些无所适从。仿生人对酒精的进入感到超出测定范围的迷惑,他觉得自己跟人类越来越相似,如果只从饮酒方面来说的话,他有些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新生命还是归于人类。
  康纳的问题又增加了。
  “你是我的孩子,康纳,其他的RK800型号的仿生人也算,尽管你不是我最初创造出来的机体。”卡姆斯基又给空着的酒杯中倒满了威士忌,“但是就现在来说,只有你。”
  人类简单的话语中总是包涵太多的意义,康纳还不太擅长以分析以外的方式思考,他略显局促地捧起了酒杯,张了张嘴想要询问什么,最后只是再度把威士忌一饮而尽,感受着那股怪异的电流感刺激软体的感觉。
  卡姆斯基告诉了他紧急通道的存在,如果不是他,那么仿生人的未来几乎将被断送在自己手中。康纳无法分清楚自己的造物主究竟是希望他成为异常仿生人,还是就是个机器。他的视线从卡姆斯基的脸上移开,垂落在桌面的玻璃杯上,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上沾着的酒水。
  “你不是应该有很多问题吗,还是我记错了?”
  “我们的做法——”康纳快速地挑选了早已罗列出来的问题之一,相比机器似的询问,他更像是迫不及待地开口而出,“是对的吗?”
  卡姆斯基意味深长地看了康纳一眼,随即发出一声轻笑,他站起身,不是上一次酒红色的浴袍,康纳的视线再次开始跟随他。前模控生命的CEO,白色的衬衫和长裤,实在是不像在家中的严谨穿法,但是如果用人类的语言来形容——对比邋遢的安德森队长而言,伊利亚·卡姆斯基实在是具有别样的风度和魅力。康纳又一次低下了头。
  人类已经慢步走到了他的仿生人旁边,伸出的手掌揉乱了康纳原本梳得整齐的棕发,他咧起嘴角,为时隔多年他的仿生人还能回到他的身边而有一丝满足。
  “告诉我,康纳,”卡姆斯基弯下身子,凑在康纳的耳边,他发觉仿生人不动声色地往反方向歪了歪脑袋,他便锢住康纳的侧脸,不让其在移动。“对自由的渴望是病毒吗?”
  “我、我……我不明白。”康纳眨着眼睛,偏头看向自己的造物主,他甚至感受到软体由内至外产生的亲近感,与当时因任务原因与安德森副队长套近乎不同,这是一种仿佛早已设定好的根深蒂固的程序,使他亲近、信赖自己的造物主,甚至对于这些触碰,过于亲密的让他有些慌乱,却并不排斥。
  “我希望自上次调查后你有清理你的采集器。”卡姆斯基开口,康纳却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我会定时清理——”仿生人的话音被堵在口中,他感觉躯体极为剧烈地颤动了一下,好似几乎面临很久以前低等电脑的死机状态。
  人类的体温从他的唇上传来,仿生人的手臂僵硬在空中,他的光学组件好像也出了故障,他体内的蓝血像是被过热的机体引动而沸腾了起来,焦糖色的眼睛紧紧盯着人类距离极近的蓝瞳。与方才细微的过电感相比有所不同,他像是被整个丢入了藏着强烈电流的解离池中,自发地颤抖无法控制住。
  康纳觉得自己故障了。
  口腔被侵入,他觉得自己稳定的呼吸系统也被破坏。这是一个亲吻。康纳好不容易才从几乎罢工的分析器中检索出来这个词语,他看着面前男人的面容,只觉得像是早已用老套的仿佛刻在了他的软体上,他为之战栗,为之失去了分析的能力。
  他试探着学习对方的技巧回应,再几个行动判断中,康纳选择了接受。他的手指甚至抓住了造物主的衬衫,强大的好奇心让他想要弄明白这种让他故障的感觉从何而来。人类温热的手掌贴在他脖颈处的触感让他有些着迷,他开始渴望,渴望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玩意儿。
  卡姆斯基停止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吻,可他的宝贝仿生人还抓着他衣服,微张着唇,唇上留了些许细小的牙印。这很快就会恢复。卡姆斯基蹙眉,他开始在思考用怎样的方式给这个贪婪的小家伙印上他的标记。或许得让那位警长明白,康纳是属于他的,连模控生命都无法拥有康纳的所有控制权限。
  “感觉如何?”他笑着询问,拇指蹭过了仿生人的嘴唇。
  LED灯在红黄色之间切换地闪烁了短暂的时间,随即恢复了蓝色。康纳抬头看着自己的造物者,认真而又坚定地开了口。
  “可以再来一次吗?”
  卡姆斯基同意了。
  
  
  
  

评论
热度 ( 644 )

© K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