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

集训中

【底特律】疼痛模块(卡姆斯基/康纳/sp情节)

我疯惹!是美妙的daddy kink!打屁股真好,我爱打屁股呜呜呜!!

饕餮轮回_天空:

  卡姆斯基/康纳
  summary: 卡姆斯基给康纳开发了新的程序,并要求康纳进行测试。
  spank/Daddy kink情节请注意避雷
  ooc严重注意/我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仿生人无法感知到疼痛,他们只是对于不想关机及暴力等行为感到『恐惧』。卡姆斯基则新编写了一份疼痛模块的代码,带给其载体一种特别的刺激,可以对仿生人造成类似人类感到疼痛的感知。仅此一份,他挥开虚拟键盘,将模块组上传给了康纳。
  Puppy正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待机,歪着脑袋用焦糖色的眼睛专注地望着他,仿生人的双腿并紧,手掌老实地搭在膝盖上,背脊挺得笔直。他身上仍然穿着模控生命的制服,卡姆斯基开始思虑着给他搞一套新的衣物。毕竟康纳可是属于『伊利亚·卡姆斯基』,而非模控生命。
  LED的灯在接收模块时开始闪烁起黄光,康纳则眨巴着眼睛,牙尖轻咬下唇,并拢的大腿小幅度地蹭了蹭。
  “我不明白。”安装好模块的仿生人开口,他坐在椅子上,抬起脑袋看着自己的造物主。
  自他离开耶利哥到卡姆斯基这里以来,便断断续续安装了各种偏向于人类、对调查工作而言却毫无意义的程序。例如与伊甸园的仿生人相似的性爱模块(似乎是其亲自编写的加强版),包括现在的疼痛模块。
  “这并不能帮助我工作,甚至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与阻碍。”
  “My boy,我不相信你的程序里只有工作这一条。你已经不是机器了,就别来那一套。”卡姆斯基拉起静坐的康纳,后者顺从地站起,继续用那专注认真的puppy eyes盯着男人。卡姆斯基拍了拍仿生人的肩,鼓励一般地亲吻康纳的唇角。他的好男孩再一次抓住了他的衣服,对于这样的接触似乎格外的迷恋渴望。
  但这一次卡姆斯基没有满足他,男人伸手抵在了仿生人的肩上,拉开了距离,康纳歪着脑袋,卡姆斯基看出了少许委屈的意味。很好,卡姆斯基与康纳对视,想的却是那名『功能异常』的警长有没有见过这样的康纳。
  “我们来测试一下新的程序,把衣服脱了,康纳。”
  “衣服?”康纳不解地低了低头,扫描了身上的衣物,“这是测试新的程序的必要吗?”
  “如果我说是呢?”卡姆斯基点了点仿生人的胸口,“你在对Daddy的话语感到怀疑吗?”
  “不。”仿生人快速地否认,随即又摇了摇头。
  “外套和裤子,领带给我。”卡姆斯基表现出不耐烦地样子,他看见自己的仿生人又做出了咬下唇的小动作。
  康纳依言照做,解开了他总是习惯去整理的领带,交到了造物者的手中。他缓慢地脱去外套,折叠整齐好放到了桌上。仿生人的手指搭在了腰间的皮带上,LED灯一闪而过刺眼的赤色,卡姆斯基没有错过那个红色。
  深色的长裤也从仿生人修长的腿上褪了下来,康纳身为最先进的原型机,卡姆斯基自然是按照自己的审美来做。尽管离开了模控生命,他也一直在关注着康纳。
  康纳总有一天会回到他的身边,卡姆斯基一直如此笃定。
  RK800的肤色设置的偏白,至少比身为人类的卡姆斯基白上一个色号,只用作警用型号实在是有所浪费了。
  白色的衬衣下摆遮在他翘起的臀瓣上方,黑色的紧身三角裤包裹住了仿生人的臀部,腿根处的软肉从勒紧的松紧带处露了出来,康纳伸出手指勾了一下边角处调整,松紧带弹回皮肤发出清脆的响声。卡姆斯基将其一切动作尽收眼底,他眉眼间的色彩深沉了几分,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击。对于自己创造出的仿生人有了欲望,在卡姆斯基看来这并不是一件荒唐的事情。
  就像人类给伊甸园贡献了大量的资金,就像那对相爱的崔西。人类有了欲望,异常仿生人也有。卡姆斯基并不会刻意否认此,也不会将此彻底归结于对自己造物的占有欲——尽管这也是一个原因。逃避感情是懦弱的行为。卡姆斯基不会允许自己身上贴有『懦弱』的标签。
  他对于自己的康纳,自己的仿生人有情感与欲望。卡姆斯基愿意承认,也乐于承认。
  人类扭身坐到了沙发上,拍了拍自己的大腿,面对着开始有些迷茫的仿生人开口:“过来,到Daddy这来。”
  康纳听从地走了过去,卡姆斯基抓住了他的手腕,在康纳还处于持续思考状态时,就倚仗着绝对的控制权将仿生人拉到了自己的大腿上。康纳的下腹垫在卡姆斯基的大腿上,男人揽住了康纳的腰,调整了坐姿,将左腿搭在了右腿上,使得仿生人的臀部翘起了更为合适的高度。
  “卡姆斯基,我并不确定——”仿生人建议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感觉到他的身后,他的臀部遭到了冲击,随即从那处传来了一种他从未感受过的——怪异的、让他想要逃开的感觉。“请停下、”
  “叫Daddy,康纳。”卡姆斯基提醒到,他扬起手掌,康纳自然不会是二级品那样坚硬,他的身躯,肌肉,是柔软的遍布在机体上,甚至比伊甸园的配置更为高级。
  巴掌接连落在那富有弹性的臀上,仿生人弓起背部,身体颤抖起来,他的手推着沙发坐垫,想要起身来脱离这让陷入不适与慌乱的泥潭的测试。卡姆斯基怎么会如他愿,尽管从康纳的反应看来,程序很成功,但卡姆斯基的目的明显不会止于此。
  男人探身过去,抓住了仿生人的手腕,用方才康纳递过来的领带捆缚住,打了个不算紧的结。“你可以哭,可以尖叫,但不许挣扎。”
  康纳试着动了一下手腕,领带系的并不紧,他猜测出真正要控制住他的不是这条领带,而是来自于他的创造者的命令。康纳选择了服从命令。
  “仿生人不会哭。”康纳小声地回应。
  “我给你增添了这一项。”男人挑眉。“回答呢?”
  卡姆斯基隔着顺滑的单薄布料,在康纳的臀上狠狠捏了一把,这引得康纳几乎瞬间绷紧了大腿,抓着男人裤脚的手哆嗦了一下。
  “……好的,”仿生人的声音停顿了一下,“Daddy. ”
  这个回答让卡姆斯基满意地笑了笑,他将手掌抬高,判断了一下合适的角度,而后他对着康纳的臀部,重重落下。伴随着巴掌声,康纳的呼吸开始加速,他额角开始迅速地闪烁红色。
  仿生人无法理解,从没有想象过人类所能感受到的所谓——疼痛。这让康纳觉得自己的软体处理几乎出了故障,他的手指死死扣紧了卡姆斯基的裤子,一种信息管理器难以处理的冲动冲击着他的鼻腔与眼睛。焦糖色的眼睛中泛起湿润的亮意,康纳不能理解他的异常,只能将一切交给了他的创造者。
  “Daddy,我好像故障了,请允许、允许我进行、自检……”仿生人的嗓音断断续续,他的手腕仍努力保持着合在一起的姿势,似乎有某种液体顺着他的眼眶流出,他处于脸颊处的感受器升起凉意,“我很抱歉,请停下——Daddy,我大概、故障——”
  “嘘……康纳,冷静。”卡姆斯基将手掌覆盖在仿生人有些发热的臀上,另一只手抚上了康纳的脸颊,他的指尖触摸到了湿意,这是仿生人的『泪水』,不过长久以来身为任务执行者、警用型号的原型机似乎没有体验过。“你没有故障,好吗?这只是你因为疼痛而作出的反应,你能明白吗?”
  康纳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额前的棕色发丝伴随他的动作晃了晃。他的声音处理器变得比平时沙哑,声线也没有汇报任务时的平稳,“我在尝试着明白,我感到……”仿生人谨慎地挑选着措辞,“恐惧,或者别的什么。”
  “听着康纳,你不需要对我怀有恐惧心理。”卡姆斯基安抚地摸着康纳的后颈,力道不重,他的宝贝仿生人吓坏了,他却十分乐见这样的情况,“你必须学会相信我,男孩。”
  “我可以向你需求一个拥抱吗?”康纳询问,偏过脑袋看着卡姆斯基,脸上残留着泪痕。
  “不是现在,康纳。”卡姆斯基拍了拍他的背,他的拇指勾住了康纳的内裤边缘,略微使力便拉到了腿根。臀部的皮肤层上因遭到掌掴而开始发红,男人捏了捏发烫的臀肉,为好手感而着迷。“如果你能坚持完成测试,我会给你奖励。”
  没有得到拥抱让康纳有些失落,他嘟囔着回应,趴在创造者的腿上轻微晃了晃身体。卡姆斯基抱住了他的髋部,向靠近自己的内侧抵了抵。男人拿起了早就准备好放在一旁的皮拍,贴着仿生人的皮肤层轻轻摩挲。
  康纳快速地做了分析,他确信,如果自己的创造者使用这个皮拍,会让他更为——『痛苦』。
  “请不要用那个皮拍。”他无措地开口,为初次体验疼痛的不适感感到抗拒及不喜,“求你。”
  “不,康纳。你想要奖励,就要付出代价。”卡姆斯基拒绝了康纳的请求,他紧握着皮拍的把柄,先是小力道地连续拍在了同一个地方给康纳足够的时间做准备,力气逐步加大,皮拍与皮肤接触的响声接连响起。
  皮拍使得仿生人臀部的肌肉开始颤动,康纳控制不住自己,他开始发出短促而毫无意义的音节,就从他的唇间蹦出。作为任务执行者,康纳的程序优先设定只说有意义的话语,或者是必要情况的聊天及套近乎。可他现在发出的声音是什么?
  自从找到了卡姆斯基以后,康纳便已经经历了他从前所没有感受过的。身为仿生人,或者异常仿生人,都没有跟卡姆斯基相处后所接受过得更多。
  离开耶利哥,也许真的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但卡姆斯基并未给康纳多少时间来体味疼痛,皮拍的力度越来越大,康纳想要逃避男人手中的皮拍,他的白衬衫皱得乱七八糟,更多的泪水顺着脸颊滴落在地毯上。男人的裤脚也被他扯得一团糟。
  仿生人的臀肉已经被抽成了深红色,尽管如此,康纳却仍然没有挣脱手腕上的领带。他感觉到体内的每一处零件都出了问题,蓝血好似在朝着不正确的途径流动。他垂着脑袋,像人类一样抽噎着,莫名的波动就像他成为异常仿生人的那时候。
  “Daddy……”就连康纳也弄不清楚,他只是单纯地迸发出呼唤自己创造者的冲动。他的声音很小,康纳也不确定对方有没有听见。
  卡姆斯基确实听见了,事实上他不会错过自己仿生人的任何反应。他看着腿上仿生人通红的臀部,达到了预想,便放下了皮拍,将不断颤抖的康纳搂入了怀中。相比他人对康纳形容的乖狗狗,卡姆斯基觉得此时他怀中的康纳更像是一只幼猫,无法抑制地往他怀中钻。
  “足够了,康纳,你还好吗?”男人揽过康纳的肩,往他湿漉漉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康纳却只是眨着眼睛,额角的LED灯却是漂亮的湛蓝色,就像是阳光下卡姆斯基的眼睛——康纳曾这么夸赞过自己的创造者。仿生人的手转而又抓住了男人的衣角,在康纳熟悉的位置。
  “测试成功吗,卡姆斯基、我是说,Daddy?”康纳只询问了这一个问题,仿生人不该感到疲倦,可他现在就靠在自己创造者的怀里,不愿动弹。
  卡姆斯基望着他,忽然就无奈地笑了。
  “真是Daddy的好男孩。”
  至于测试结果,管他的。
  


完。

评论 ( 2 )
热度 ( 871 )

© K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