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

爬墙快,正经画几乎没有,关注请谨慎(。

【底特律】车内的小事件(卡姆斯基/康纳)

我激情转发天空的卡康!!!康纳真是daddy的乖孩子!!

饕餮轮回_天空:

  卡姆斯基/康纳
  summary: 康纳始终是卡姆斯基的乖孩子
  只想写写亲爹宠儿子
  
  
  
  #天气:雨
  #时间:上午9:00
  
  康纳站在街道旁边,雨水顺着他棕色的发丝与皮肤层静静淌下。他没有如同大多数仿生人一样去除额角的LED灯,此时原型的光圈亮着平静的蓝色。自革命以后,经过一段时间的谈话,底特律暂时达成了人类与仿生人和平共存的局面,但这并不代表留在底特律的人类能毫无怨言的全盘接受新的智慧生命。
  敌视的视线炙热地投射而来,康纳对此只是眨了眨眼睛,并未过深去思虑,毕竟他没有必要去依依讨好每一个人。安德森警长只是个任务,虽然最后出了一点超出任务对象范围外的情况,他们勉强应该能算是朋友。但对于他的创造者——伊利亚·卡姆斯基,康纳的LED灯短暂的变黄,又回归蓝色,在接触到男人时,他总会觉得机体过热。
  爱情总是个太过抽象缥缈的形容,如果有人询问未成为异常仿生人前的RK800型号:仿生人会有爱情吗?答案只会是否定。现在的康纳,依旧持保留态度。尽管见识过了伊甸园的崔西,马库斯和诺丝,他们表现出同人类释放的神经递质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素等化学物质上升时并无过多差别。
  雨水对于仿生人来说毫无影响,他们的制服也可以通过体内的系统进行加热蒸干。所以相比喜欢淋雨这个说法,康纳更偏向于是可以淋雨、或者更为人性化一点,习惯淋雨。
  他的臀部被用力的捏了一下,康纳的疼痛模块自从安装后便一直处于工作状态,尽管上一次的测试让他『记忆犹新』,他为这突如其来的袭击而感到『疼痛』,焦糖色的眼睛望向了来人——他的创造者。
  黑色的雨伞遮住了来自天穹落下的雨水,康纳主动接过了伞柄,用询问的目光冲着卡姆斯基眨了眨眼睛。
  “Daddy,”他开口,习惯性的歪着脑袋每次他怀有疑问或者他等待任务下达时就会表现出这样的姿态,这般人性的小动作是其他仿生人难以具有的,包括康纳的硬币戏法——卡姆斯基总是觉得可爱无比——他紧紧跟随着男人的步伐,不让雨水滴落到卡姆斯基的身上,“我是否做错了什么?”
  “我从你的表情探测出来有9%的愤怒以及……”
  “把你对我的探测禁止了,康纳。擅自揣测Daddy的想法可不是好孩子应该做的。”卡姆斯基扭过身,拇指抹去仿生人眼角的雨水,顺带在他的脸上轻轻拍了两下。
  “我建议继续开启对你的探测,如果关闭,我有很大的可能会惹你生气,我并不希望如此。”康纳抓着人类的衣角,眼巴巴地望着自己的造物者,“我不想让你对我感到生气或者失望,Daddy. ”
  “你对待那个警探的时候也是这么做的吗?”卡姆斯基抓过他的手臂,不顾偏开的雨伞使得雨丝落在他们的身上,康纳尽力想要替人类遮挡雨水,可他将卡姆斯基的一切要求和举动位于最优先的状态,他顺从地跟随人类的力道,被摔进了打开的车厢内,他的脊背接触到的柔软的车座,不会对他的机体造成不利影响。
  黑色的雨伞打翻掉落在地上,男人毫不在意雨伞的结局,他关上了车门,车辆很快开始自动驾驶,前往设置好的目的地。他压在康纳的身上,观察到仿生人额角变换颜色的LED灯,他低头,手指来回揉捏着康纳的嘴唇,质地十分柔软,正如他们多次接吻时所感受过的那样。
  卡姆斯基认为自己不会过多纠结于大多数人所深陷的情网中,在最初他也并不在意康纳在执行任务中究竟会和那位警探擦出怎样激烈的火花,但现在有所不同,人类总是善变的,康纳很快就能学到。相比那些异常仿生人过于贴近人类,或者在觉醒时的过激行为,卡姆斯基更喜欢他的宝贝男孩,这也不会有其他的备用选项。
  康纳始终像是介于仿生人和异常仿生人之间,卡姆斯基喜欢他偶尔展露出的渴望和迷茫,也喜欢他在计算分析时呆愣愣的模样。给了RK800这样的样子和声线以更好的接近人类,真是该死的正确。
  人类的手掌开始下挪,停滞在了仿生人的脖颈,跟人类相同,仿生人的脖颈也是极为脆弱的部位。康纳依旧保持着半躺的姿态,他只是看着身上的造物主,并没有因为这个极其具有威胁意味的动作而有任何反抗心理,他只是很安静地等待着,甚至于开始回味之前的拥抱和亲吻的感觉。
  “告诉我,康纳,安德森曾经用枪指着你的头对吗?”
  虎口扣上了仿生人的喉结,卡姆斯基加大了一些力道,但他的乖男孩却始终没有过多的反应,甚至于LED灯都恢复了平稳的蓝。
  “你害怕死吗,My boy?”
  “如果被关机、死亡,意味着我不能再看到你,没有重新睁眼的机会,我害怕。”
  卡姆斯基不能否认,他被自己的仿生人讨好了。
  “现在我也能杀了你。”人类沉着地威胁,掌下是仿生人细腻的皮肤层以及模仿人类的体温。
  “但你不会,Daddy,对吗?”康纳笑了,带着少许调皮意味地冲着创造者眨了眨眼,他的笑容弧度不是很大,在卡姆斯基眼中却可爱得要命,“你不会拿子弹射杀我,也不会将我推下楼,你也从没说过我只是个机器。”
  “我计算过接触过的人类对我可能造成伤害的几率,你是最低的。即便没有计算过,我也信任你,你是我的Daddy,我的创造者。”
  “机灵的小东西。”卡姆斯基松开手,在仿生人讨喜的脸颊上落下一吻,康纳抬手抱住了他,窝在创造者的颈窝亲昵地蹭了蹭。卡姆斯基搂着康纳坐了起来,车内开了暖气,他们的身上干了一些,仿生人的棕发经过刚才的推攘有些乱糟糟的,卡姆斯基随手替他整理了一下。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给那位警长寄去维修费的账单。”男人斜靠着座椅,他在哪里都是如此放松的姿态,康纳半靠在他的怀中,就像依偎着主人的黏人的小宠物,仿生人摇了摇头。
  “安德森警长是我的朋友。”
  “即便你曾被他那样对待?”卡姆斯基挑眉瞧着他的宝贝仿生人,他花了很多时间和钱来对康纳进行了彻底的维修和更新,尽管对于模控生命的前CEO而言,那些都不算什么。
  真正让卡姆斯基不悦的是,他的宝贝仿生人被模控生命派去与一个酒鬼警探做搭档,甚至于那些警局里的混蛋还对康纳造成了一定损伤,这是他的康纳,可不是批量送去警局的那些复制品能相提并论的。
  “是的,Daddy,我很确定。”康纳回答,他的脸颊贴着男人的掌心,自发地动了动,朝着卡姆斯基的方向更加贴近了一些。
  “你知道我不会拒绝你。”卡姆斯基叹了口气,突然开始思索自己对于这个小坏蛋是不是太过纵容,大概找不出任何一个比他更爱自己的仿生人的人类了。
  “那我想向Daddy申请一个吻。”康纳的唇角上扬,期待着仰头。
  雨水划过车窗,阴暗的天空遮盖了光芒,人造的灯光被雨珠折射成各种颜色。街道上仿生人及人类擦身而行,好似过往流淌在地上的蓝色和赤色的血液早已被所有人遗忘,好似那些革命斗争是早被历史抛弃的过往。
  两个种族的融合时常伴随矛盾和冲突,正如仿生人的觉醒。他们之中有同伴仍深爱着人类,也有对这个长久进化的种族恨之入骨。
  但他们此时的接吻,不代表任何一方,不代表人类或是仿生人。
  舌尖的探测器暂时关闭,康纳有很强的学习能力,但他喜欢被自己的创造者引导,是的,他『喜欢』。不是提前设定好的程序,而是他喜欢这么做。仿生人欣于接受创造者的抚摸和吻,享受对方给他带来的『疼痛』与『情感』。
  唾液顺着康纳的唇角溢出,在亲吻时他总是喜欢扯着他的好Daddy的衣服,人类的牙齿在他的唇上轻咬,康纳积极地回应,甚至双腿跨开撑在卡姆斯基的腿两侧,他们的距离是如此靠近,仿生人的屁股几乎要顶上男人的裆部。
  卡姆斯基在康纳的臀上拍了拍,没有加深这场情迷意乱,他今天还有别的计划。
  “你不用向我申请,”男人曲起指节,蹭去康纳嘴角残余的唾液,“这是你专属的特权,欲求不满的坏宝贝。”
  “不。”
  康纳凑过去,又往创造者的唇上留下一个轻飘飘的吻。
  “我可是Daddy的乖孩子。”
  
  
  
  

评论
热度 ( 540 )

© K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