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

集训中

【底特律】定情信物(艾伦队长/康纳)

心虚了报废是我想到的😢

饕餮轮回_天空:

  艾伦队长/康纳
  我不知道该写什么食用说明……
  你们看着吃吧
  来自和kk的探讨,怪kk去


  
  
  和昔日的队友反目成仇是什么感觉?
  或许用不到反目成仇这个词,毕竟他们之中任何一位对于另一方都没有抱有仇恨的情绪,或许他们曾共同分过金苹果,却也没有撕裂一朵石蒜花。艾伦只是接到了命令,他的命令就是带走所有见到的仿生人——包括他们曾经的谈判专家,他消失已久的……友人。
  队伍中的气氛格外压抑,康纳提着狙击枪站在天台边缘,衣衫在风雪中被卷起,艾伦从那对原本含着亮光的焦糖色眼中没有发觉任何感情,对方就像真的变成了一个冷漠无情的杀人机器,没有过往也没有未来,跟此时的他们一样,只有任务。
  康纳在进入楼梯间的那一瞬进行了反抗,特警队员的闷哼和喘息被风雪无情的压制,特警队长来不及多想,就必须端正态度与之搏斗。天台的生命力在子弹的飞射间悄然流逝,艾伦禁锢住了康纳的身体,那一刹那几乎不容他的意志力升起,他就回想起了从前。
  从背后的拥抱,雪夜下的漫步与交谈……他们共同经历的那些,恐怕是早已化作诡异又简单的程序符号,随着一个删除键变得一干二净。
  康纳的枪口抵着他自己的腹部,仿生人没有痛觉,艾伦忽然想起来。子弹穿过仿生人的机体射入他的侧腹,艾伦低哼了一声,康纳便从他的手臂中挣脱,黝黑的枪口精准而平稳地朝向了特警队长。仿生人扣下了扳机。留存在天台之夜的纷争不会被这场雪掩盖。
  仿生人去检查了狙击枪,已经被损坏了,或许是被他不够温柔的抛掷所为。康纳垂下头,他半跪在自己的前一任搭档的身侧,粘稠的鲜血顺着子弹射入的地方不断涌出,康纳知道他的信息处理器开始报警,软体久违的处于了不稳定状态。他忽略了所有的警告,冰冷的手指划过人类男性腹部的枪伤,那周围还沾染着来自他体内的蓝血。
  蓝色和红色混杂在一起,却不交融,这仿佛印证着这一场革命的结局,旗帜将会被飓风击断,没有谁会幸免。
  康纳俯下身,他亲吻了人类男性的脸颊,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这违背了任务命令和程序,没有任何一条指令规定他要这么做。可是康纳就这么做了,就像被最高权限者用最优先的命令要求这么做。来自唇瓣上对方的体温已经低于正常水平,康纳分析出是由于失血的原因导致的。
  LED灯转瞬间变黄,康纳通知了医院。仿生人的视线来回扫过人类男性的面孔,他仅仅知道这是他的前任搭档,特警队的资深队长。康纳觉得他应该与这个男人道别,他觉得这将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仿生人不会死,所以康纳觉得在急救车来之前,这个男人就会死在这里。
  “不会再见了,艾伦,一切都结束了。”
  
  
  艾伦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所有人都对他能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而感到震惊,警局的讣告都已经写好了,就等一条平稳的直线了。现在好了,那上面可以删除一个名字了。
  “很开心你能活着,艾伦。”
  “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艾伦几乎快忍耐不住头部的疼痛,乱七八糟嘈杂的声音惹得他烦躁不堪,他也从未想过还能有机会再继续活在这个混账世界。
  是康纳吗?艾伦的目光扫到床角桌上,摆放在透明塑料水杯旁的一颗有些变形的子弹。艾伦拿过那枚子弹,放在掌心,握紧又松开,金属外壳被灯光镀上一层过于刺眼的色彩。
  “仿生人的革命,你知道的,就那些游行暴动,和平巡游……”
  艾伦没什么耐心听过于琐碎的话语,他只是注视着手掌上的子弹,想象着这枚子弹穿过他的谈判专家的身体,又钻入他体内的路径。说起来还真是嘲讽,明明在他们还是搭档时,关系好得出奇,到了现在,他跟康纳有联系的就只剩下这一枚子弹了。
  “你在听吗,艾伦?那枚子弹是我让医生留下的,我觉得你可能会想拿来做个纪念?”
  “什么纪念?全军覆没的纪念吗?”特警队长嘲讽地呛了一声,手猛然抓紧成拳,用力之大感觉就像子弹要嵌入他的掌中,变为他身体的一部分,沾过人类的血,也沾着那位仿生人的血。
  等着吧,康纳。总有一天我们他妈的会再一次见面。艾伦咬着牙想着,他要找到那个不念旧情的、不知好歹的混蛋,将那张漂亮的脸揍到变形,再用暴力的手段质问他一切。艾伦知道自己当然能知道一切,从各种途径都能,但他要听到康纳亲口说。
  不论是不辞而别,还是他们的对立,艾伦要跟康纳算的账很多。人类男性的身子抖了一下,他过于用力而拉扯到了伤口,一阵又一阵疼痛抽搐着袭来,他放轻了呼吸,尽力压制喷涌而发的情绪。他的上司见此,拍了拍他的肩。
  “放松点,仿生人失败了,他们不可能成功的。”
  艾伦松开了手,掌心已经咯出了血印,男人来回把玩着那枚子弹,好似那只是一个来自爱人的定情信物。他目送着上司的离开,陷入了孤独一人的巢穴中。艾伦对于牺牲早已习惯,他们的职业是如此特殊,谁的性命都是值钱的,唯独到了他们这里,他们都变得一文不值。
  曾经他遇到了能在荆棘路上陪他同行的康纳,艾伦以为他们能一直走下去,可分岔口又很快出现了,他们在交叉后分开,再无相交的可能,比两条相互平行的线距离更加遥不可及,更加残酷寂寞。
  在一切结束之后,艾伦并没有离开特警队,他依旧在生死场上奔赴,只是频繁的出差。他找寻了很多地方,询问是否有谁见过曾经的警用原型仿生人,RK800型号机。艾伦甚至用不太正当的手法找到了几名隐藏起来的异常仿生人。
  每当他提起来康纳的名字时,异常仿生人总会露出厌恶和仇恨的表情,威胁着要杀了他,并且怒骂着离开。艾伦突然想起那日手持狙击枪的康纳,康纳终究是成了同族的叛徒,因为他们人类。
  “你消失的那一天,”艾伦坐在桥边休息,底特律已经迈入了雨季,淅淅沥沥的雨水将没有打伞的男人整个淋湿,“就我们约好第二天要在警局门口见面,你跟我说第二天见。”
  “结果第二天你没来。”艾伦从领口翻出被他用链子挂在脖子上的子弹,拇指抹去滴落在上面的雨滴,但很快又会有新的雨水落下。
  雨中只有一个身影仍然坐在那里,漆黑的身影被越来越大的雨水给模糊了,艾伦抹了一把眼前的水,他亲吻了那枚子弹,将其再度塞入衣领中。
  “你没有来,康纳。你最喜欢做的就是违背我的命令。”
  艾伦离开了,在RK900型号仿生人开始大规模推行时,他就明白了一切。那枚子弹被丢入抽屉的最深处,又被其拥有者拿了出来,放在贴身的内侧口袋。可能子弹早已失去了最开始的意义,也可能从来都没有什么意义赋予在那上边。
  那不过是一枚子弹,而不是什么定情信物。
  RK800型号机已经报废了。
  
  
  
  完。
  

评论
热度 ( 198 )

© K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