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

集训中

【底特律】“勉强过关”(艾伦队长/康纳)

我爆了,卡姆斯基太可爱,就算很不情愿但是儿子喜欢没有办法!!全世界都爱康纳😢见岳父太好噜

饕餮轮回_天空:

  艾伦队长/康纳
  注意:
            年轻时代的艾伦,在恋情逐步发展的路程上还要面临一个巨大的问题:去见康纳的创造者。
  傻白甜的小年轻恋爱
  卡姆斯基的父子情和克洛伊的姐弟情
  实际就是见岳父
        上次哪个宝贝点的见岳父,来认领一下
  
  
  
  年轻的恋情就像火种,总会在不经意间燎原,它能给予人勇往直前的勇气,却也会在砥砺间使人懦弱不安。艾伦在还没和他刚拐回家的恋人亲密几天,就从康纳的口中得知了一个让他的沉着都烟消云散的消息。
  “艾伦,我的创造者想要见你。”在艾伦压着康纳结束一个长吻后,他的恋人红着脸,用温柔得让他几乎要腻死在其中的焦糖色眼睛看着他,他听见康纳这么说。艾伦快要被欲望侵蚀的大脑顿时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他从仿生人的身上坐起来,陷入了漩涡一样的混乱中。艾伦用手掌捂住脸,通过深呼吸的方式来是试图压制他躁动的内心,他当然知道康纳的创造者,那个差点把他鼻梁打断并且吼着让他滚出去的男人。那可真不是个好印象。
  康纳也从沙发上直起上身,将脑袋靠在艾伦的肩上,他用无辜而天真的眼神注视着人类恋人,手掌安抚地拍着艾伦的后辈。他用脸颊蹭过人类的手背,随即乖关切地开口:“怎么了,艾伦?你不舒服吗?”
  “不,康纳,我没事。”艾伦放下了手,转而扭头顺势在康纳的脸颊上亲吻,他大概能察觉康纳的创造者并不喜欢他,但他不愿意将之跟康纳讨论,讨好岳父应该是他做的事情,而不该由康纳苦恼,“你的创造者什么时候有时间?”
  “明天早上。”康纳回答,他半敞开的衣领内还有几个未消去的吻痕,在他的腿根和背脊处有更多这样的痕迹。
  这根本连让他做准备和调查对方的时间都没有。艾伦叹了口气,他转身抱住他可爱的谈判专家,只能将满腹苦恼自己咽下。康纳身上有着他们新买的沐浴露的香味,闻起来有股淡淡的奶香。他用有力的胳膊环住了康纳的腰,将下巴抵在仿生人的肩膀上,又偏过头去轻嘬对方脖颈上的一小块皮肤,留下浅浅红印。
  他的手掌已经顺着康纳的衬衫下摆钻了进去,贴在小腹上,艾伦逐渐索取,他感受到仿生人卷翘的睫毛轻颤感,像是蝴蝶落在鼻尖,眼中只剩那片馥郁之色。他正处于火气方刚的年纪,对于喜爱之人的欲望是无法有耐心盖住的。可是艾伦的脑子里突然闪过卡姆斯基怒吼的那句话——离我儿子远点——他最终放弃了欢爱,只是抱紧了康纳。
  “去睡觉吧,你的状态不好。”康纳把自己的手塞入艾伦炙热的掌心之下,他尤为喜爱这样的接触。
  艾伦跟康纳回了卧室,康纳蜷缩在他的怀中,进入了休眠,就像一个真的人类。仿生人的身躯还随着呼吸的幅度轻微起伏,艾伦睡不着,他甚至希望自己也能像仿生人一样,控制自己进入休眠。
  他在床上翻来覆去,动作又放得很轻,担心弄醒他的恋人。他清楚一定的振动就会唤醒休眠中的康纳,在康纳第一次留宿家中,他因过于亢奋无法入眠企图偷偷亲康纳时,就把他休眠中的恋人给弄醒了。当然,他也收获了一个光明正大的吻。
  思维在疯狂地跳跃着,艾伦先是把他跟康纳相处的所有记忆回忆了一遍,一切清楚得就像脑内有了一个放映机。他的暗恋并非无中生有而是早有预见,从他第一次见到康纳,康纳跟他自我介绍开始,一切就停不下来了。
  天亮的时候,艾伦开始头疼了,他睁着眼睛熬了一整夜过去,现在他还要以如此糟糕的状态去面对那个并不喜欢他的仿生人之父。不过如果是为了康纳,康纳能开心的话,他又有什么能抱怨的呢。他不同于其他一些同龄却纵情欢乐的家伙们,放肆地去做些任何他们认为很酷的事情。
  他难以融入那个群体,就像他对待每一件事都很认真,包括感情。
  “你一夜没睡,艾伦。”康纳睁开眼睛,担心地吻了吻男人的眼角,“需要我跟Father说改天吗?”
  “不用,别担心,我很好。”就是有一点紧张。艾伦将剩下的那句话吞入腹中,为了康纳,他有勇气面对任何事情。
  “Father不是个难说话的人,他只是有一些——怕生?”康纳选了一个并不合适的词,艾伦为此笑了一声。
  “没人能阻止我爱你,康纳。”艾伦看着康纳的眼睛,窗帘有一条缝,外面的天光透过玻璃悄无声息地落了进来,柔和的光恰好落在康纳的侧脸,他漂亮的眼睛近乎呈现出透明的金色,像是浓稠的蜂蜜。
  “我也是,艾伦。”
  
  “所以,你就是艾伦,康纳的同事。”仿生人之父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兴许是因为会见的是将他的宝贝康纳勾引走的混蛋,他少见的在家中穿着有些正式的衣装,而非浴衣。
  “是的,很高兴见到你,卡姆斯基先生。”
  对方的反应有些出乎艾伦的意料,他短促的呼吸了几下,只觉得口干舌燥,说出来的每一个单词都走了音,这让他觉得有些丢人。他认为卡姆斯基会给他甩脸色,或者言辞冷硬刻薄、嘲讽,却没想过对方的态度竟亲和友善得让他背后发毛。
  “别紧张,虽然我知道我们的那一次见面可能不太舒服,不过我相信我们能解决误会的,对吗?”卡姆斯基笑了,他暗蓝色的双眸紧盯着坐于他对面的年轻特警,如同一头极具有耐心的黑豹盯着无处可逃的猎物。
  康纳握住了艾伦的手,小指在男人的掌心轻轻刮蹭。艾伦捏了捏他的手以作回应。两人的小动作全然暴露在卡姆斯基的视线下,他的微笑越发亲切,抬头给一旁的克洛伊使了个眼色,他可不希望让康纳对他有小心眼的想法。
  “康纳,来,给伊利亚和艾伦留点空间。”克洛伊了然地点了点头,她亲昵地牵起康纳的手,温和地笑着,“刚巧我有些东西要给你。”
  康纳没法拒绝自己的姐姐,他有些担忧地看了自己的恋人一眼,艾伦小幅度地摇了摇头示意他不必担心。康纳便跟着克洛伊离开,客厅只剩下了两位人类男性。
  卡姆斯基摘下来眼镜,他站起身,伸出手猛然扯紧了特警的衣领:“我记得我告诉过你离我儿子远点——你小子很能耐啊?”
  “卡姆斯基先生,我……”
  “我告诉你,没有什么狗屁误会,就算真的有,也没有解决的余地!”卡姆斯基居高临下地瞪着这个年轻的特警,黑豹的獠牙已经显露了出来。出于护崽和领地意识的敌意使得男人此时具有了显而易见的攻击性。
  “告诉我,特警队里保护康纳的人是谁?”
  “是我。”艾伦不知道为何对方突然问起这一茬,他尽力将头后仰,想回避铺面而来的压力。他已经发现,这个男人的所有友善,都是在康纳面前做出来的表象。
  “我他妈早该知道,我早该去找塞巴斯蒂安那个家伙的麻烦了!该死的。”卡姆斯基猛地推开他,年轻特警半靠在沙发的椅背上,听着仿生人之父骂着他们的队长。
  “你告诉我,你就是那么保护康纳的?”话锋锐利又不容逃避,即便是早已从模控生命的CEO离职,卡姆斯基所应具有的气势分毫不减。
  艾伦的心突然平稳了起来,他坐直身体,仰头直面卡姆斯基。
  
  “很担心吗?”
  克洛伊看着第五次回头朝客厅方向张望的康纳,她摸了摸男性仿生人的头,感受着柔软的棕发顺从地穿过指缝。
  “你应该知道伊利亚只是想保护你。”
  “我知道,Father一直在努力保护我。”康纳点了点头,靠在他的姐姐的身上,手指不安分地捻起一缕克洛伊的金发,按着检索器里找到的方法编了一条小小的辫子。
  克洛伊拿出来两张票,“这是新开的一家水族馆,地址我已经发给你了,因为还在试营业时期,客人都需要邀请券才能进。”
  “那儿不会有多少人,也不禁止仿生人进入,非常合适你们约会。”
  康纳放下克洛伊的金发,伸手拿过票,他抬臂抱了抱自己的姐姐,“谢谢你,克洛伊,你是最好的姐姐。”
  “去谢伊利亚吧,”克洛伊摸了摸康纳的后脑,“票是他要我给你的,他不让我说,不过,你明白的。”
  他们对视而笑,又并肩离开了房间,去观望此处唯一的两名人类的谈话结局。
  仿生人之父黑着脸,十指交叉抵在下颚,他和对面的特警似乎在玩大眼瞪小眼的游戏,两人都面色不善地瞪着对方。克洛伊和康纳为这两人的幼稚游戏而感到无奈,当康纳出现在他们视野中,两人又顿时换上了一种新的相处氛围,好似一直和谐相处友好交谈直到康纳回来。
  “你们可以走了。”卡姆斯基看了一眼康纳,沉闷地挪开了视线。
  艾伦起身,冲康纳伸出了手。他没有做出任何过分宣示主权的行为,也没有刻意在卡姆斯基面前做一些可能激怒对方的亲密动作,他理解卡姆斯基,就像他们都是同样的爱着康纳,同样的想保护康纳。
  所有举动和言论都出于最真切的情感,不需要谎言也不需要掩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态度和方法,他们目标一致,这也昭示着他们的矛盾出自同一根源。康纳拍了拍艾伦的手腕,让他的恋人先出去等着。
  有着焦糖色眼睛的仿生人单膝半跪在地上,他仰头看着他的创造者,将手覆在了男人的手背上,一下又一下的轻拍,像在安抚一个心爱玩具被夺走的孩童。卡姆斯基不舍得在回避他的视线,被宠爱的孩子总是这般的有恃无恐。创造者抬手贴上康纳的侧脸,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康纳。
  “谢谢你,Daddy,”康纳亲吻了创造者的掌心,“还有,我爱你。”
  “快跟你的小男友出去约会,在我反悔之前!”卡姆斯基没好气地道,使劲捏了捏康纳的脸颊,他没有拒绝康纳的拥抱,坐在沙发上目送着两人的离去。
  “放心了吗?”克洛伊站到卡姆斯基的身侧,话语中带着笑意。
  仿生人之父冷哼一声。
  “勉强过关。”
  
  
  完。
  

评论
热度 ( 250 )

© K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