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

集训中

【C梅】巴塞罗那海岸

!!!!你是神吗!!!!!

一只微米。:

【C罗/梅西】


《巴塞罗那海岸》


给 @KK ,希望爹爹喜欢!


——————


一发完


第一次写足球同人,很多BUG见谅。


部分情节作者虚构。


——————


2018年5月7日,诺坎普球场,体表温度舒适。


这是他们这几个月来的第一场对手赛,有时,梅西会想,他这个赛季等待的就是这一刻了,这并非他的炫耀,但在一些可以预想到结果的比拼中,不知是因为他被感性突然主导的脑袋,还是他厌倦这样的踢来踢去,如今这些因素都导致他期待这一刻,无比期待。


也有很多人期待着这一刻,这两个在西甲联赛里实力不相上下的队伍,人们喜欢看这样的碰撞,激烈的比拼能迸发出耀眼的火花,能照亮球场上的巨星,让观众们回想起曾经为他们疯狂呐喊的岁月。


让罗纳尔多回忆起当的梅西还未蓄起胡须,他从一开始就驻足在这个队伍,如今时光已经赋予它了一个美丽的名字——红蓝岁月。罗纳尔多会回忆关于这个人的一切,他游刃有余的盘带,无比顺畅的过人,还有他激情无比地抱住某个破门球员的肩膀差点骑在人家身上去。有时他甚至嫉妒他和好多人为何都如此亲密无间。但是啊,他想,梅西他为什么不越过球场,来到自己身边,他会笑着说上一句,也许到时会是自己会主动站起身来张开手臂,“来,你至少得给你的对手一个真切地拥抱吧?”


开场十四分钟,有了本泽马的帮忙,罗纳尔多进了个球,梅西可以预想到几分钟后的新闻,足球周刊,报纸版面,网页资讯——“CR西甲又进一球,巨星无人能敌”。罗纳尔多在拥抱击掌庆祝的同时,斜过脑袋去看梅西。


他失望了?尽管或多或少有一些,但这成分并不多,球赛中总会有进球,你或者我。梅西总有把握他能追上来。他只是在微笑,因为那确实是一个漂亮的射门。


罗纳尔多的门前嗅觉如此灵敏,当他往球门的方向跑去,他的反应快得出奇,似乎是早已预料好那粒球会来到他的跟前。这个赛季里,每一场皇家马德里的比赛梅西都看过,不止是为了钻研对手的技巧,也当作了休息时的享受。在这场比赛不久前的4月4日,当罗纳尔多在对阵尤文斯图的比赛里,罗纳尔多献出他那几乎完美的倒钩进球,梅西也毫不质疑那是全场最佳,他的梅开二度已经是一个美妙的乐章,再加上这个让全场兴奋不已的动作,任何人都会承认——包括他看着也同样热血澎湃。


他们都热爱足球,最真挚地热爱它,对于他们来说这远远不止一项事业,一种工作,一个运动项目这么简单了。


 


罗纳尔多觉得有些不适,队医用的氯乙烷喷雾似乎已经没了它的效果,他的脚踝出了什么问题,他察觉到了,那个被钉鞋的一踩也许让脚踝扭伤了,在球场上不停地跑动对这种伤势可不算很友好,每一次肌肉的牵拉都会带来阵痛,像有人过一段时间就给他的脚踝来一鞭子。他不太服气,因为他还想再踢一会儿,至少再让我踢过上半场吧,至少得让我看到梅西进一个球吧?


他着急了,他的脚踝开始以锥子扎入再在他的肌肉里转了一圈的痛觉把他逼下场,但他始终没看到梅西进球,尽管他们创造了机会,但他没能射门,他都不明白为什么会为这个着急。


上半场结束,他最终下场,他需要休息,梅西隔着几米远对他打了个“你还好吗?”的手势,他用唇语告诉他我没事,然后对他竖了大拇指。


下半场才开场几分钟,梅西进球了,他几乎站起来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他看到梅西对着场外鞠躬,对着观众和他们手中挥舞着的巴塞旗帜鞠躬,罗纳尔多看到梅西转过身来,他想,他默认了这是对着他鞠躬。后来,他笑自己想得真多,也实在太自恋了。


但那时,罗纳尔多想,不可否认,这是多么可爱的人。


那场比赛他们打了个平手,赛后梅西给罗纳尔多留了讯息“嘿,你还好吗?如果需要我的帮助请联系我,希望你早日康复。”


 


2018年6月30日,世界杯八分之一决赛,法国对阵阿根廷,阴天。


下一场就是罗纳尔多的比赛,他没有太多空闲时间去关注别的队伍了,只是一遍又一遍地拿出手机,滑动解锁,看最新消息,然后又关上手机,把它揣进口袋。罗纳尔多这种动作在短短十分钟内上演了四遍,经过了队友的提醒,他才发现,也许是他太紧张了。他想,阿根廷能够绝处逢生,就像上一场一样,就像前两场他们对阵摩洛哥。


他们都不太愿意承认,世界杯的赛场上,有时他们确实会踢得很费劲,也会有些失望。


场内拼搏和场外准备的两个人都看到了足坛的新星。


他怎么样了?当罗纳尔多最终看到比分,下半场结束,他首先想到的是,梅西怎么样了?他没有时间去看全赛程,他找出集锦还有赛事抓拍翻看。他们其实也不是那么久不见吧?罗纳尔多想,他看着梅西的眼神,梅西低下头去揉自己的眼睛,拭掉脸上的汗水,他的动作还是没变,那是梅西的习惯。天哪,他想到,四比三,深呼吸之后,他重重地吐出一口气。


罗纳尔多坐在那里,再次回想起几年前的世界杯,他还能记起上一届的世界杯梅西进了四粒球,以及他是连续四年的金球奖得主,他数着数,他几乎能记起对方所有的辉煌时刻,然而,跟很多次一样,这时,他也突然感觉到了时光流逝。


他就坐在更衣室的长椅上,想着,也许他应该发个消息给梅西,但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坐在那儿,一直到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们换上球衣,要准备出征了。


 


2018年7月1日,乌拉圭对阵葡萄牙,菲什特奥林匹克体育馆,微雨。


天气不太好,这两场比赛都是如此,罗纳尔多觉得眼前有些灰蒙蒙的雾。


有很多人堵在梅西必经的球员通道想要获得第一个采访权,面对那些挤上来的镜头,麦克风,他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想要径直走开。


说实话,这并不是他第一次被大力神杯拦在门外,但这次不太一样。梅西想到,他三十一岁了,对于四年之后的下一次,他心里没底。


回到营地,他把自己关在房间内,一边对其他人说着他没事一边擤鼻子。


他不太敢想象下一场的乌拉圭对葡萄牙。


罗纳尔多比他大了两岁,他们都是十五六岁时正式开始了足球生涯,几乎是同时他们都被称为天才球员,并且开启了一个辉煌的足坛时期,后人如果能从繁忙的生活里抽身回想年轻时守在电视机前看球,他们会称它为黄金岁月。


他们有过身体对抗,在俱乐部的比赛里,这两个顶级前锋总是全场的焦点。罗纳尔多的强悍梅西从不怀疑,有时这位葡萄牙人带着伤病上场,却仍然能发挥出他的最佳水准。也许罗纳尔多的盘带比不过重心低拥有优势的梅西,但梅西往往要在对方的力量面前逊色几分。


梅西还能记得罗纳尔多把手自然而然地搭上他的肩膀,掌心的温热透过球衣传来,梅西会突然一震,接着平静却欣喜地接受。


他曾去过葡萄牙,罗纳尔多当他的导游。在葡萄牙,普通旅店的院子里栽种着地中海典型的常绿乔木,那里的阳光和他身边的人一样亲切且友善,不仅是白天的阳光,夜晚的黑暗同样浓重,稠密,和他的家不一样——他总觉得它们有这么多不同,这里的一切都无比新鲜,但西班牙和葡萄牙之间却如此之近。


罗纳尔多也曾来做客,滨海小镇里有股海水的味道,他在赫罗纳的漫长海岸上和狗狗玩抛接飞盘,躺在长椅上晒太阳。梅西会羡慕他古铜色的皮肤,他甚至会盯着罗纳尔多的眼睫毛出神,他闭上眼睛的时候,睫毛慵懒地垂下,很长,有阳光在上面跳跃。


“Cris?”梅西开口。


罗纳尔多睁了睁眼睛,“Pasa?『怎么了』”他用了西班牙语,为了梅西的方便,他在自己的家乡用上了它国的语言。


“你可以用你自己方便的方式,我能听懂。”


在很早之前的对阵里,他们注意到了对方,也预感到某些未来,他们想要认识对方,对于他们来说,成为对手与成为朋友的差别其实不大,工作和生活分开来看,任何针锋相对的对手在赛后也会相视一笑接着拥抱在一块去。


梅西自学葡萄牙语,罗纳尔多自学西班牙语。他们第一次见面,双方都惊讶地发觉,这个人对自己的语言很熟悉,很流畅,尽管带了些口音。


“我很早就开始自学了。”梅西笑了笑。


“你应该早点联系我,那我学西班牙语也不会那么费劲了。”


他们像是心有灵犀,这让球场上的他们锋芒毕露,还让生活里的他们能够聊到一块去。


他们给对方互相补习——既有训练又有语言。


“那么,葡萄牙语的我爱你应该怎么说?”梅西一边颠球一边问他。


“Eu amo-te.”罗纳尔多回答他,“你们的呢?我一直找不准语调。”


“Te amo.”


“这个是深爱,是不是太热烈了点?”


“用在足球身上可不为过。”他把球传给罗纳尔多。


他们度过了很多个愉快的早晨和黄昏,度过了很多愉快的周末,假期,他们见证了对方站上金球奖的颁奖台——罗纳尔多发表他的致辞,他那双深褐色的眼镜看着梅西和所有人,跟球场上那种犀利和挑衅不一样,这时他的眼神温和,在台上,他说着“谢谢。”那个仪式,很多个仪式,08,09,10,直到现在,十年以来,他们轮流抱起那座沉甸甸的奖杯。他不记得他们是否有过狂欢,而罗纳尔多是不是在某个晚上跟他亲吻,或者更多。


这么说来,他想到他们在葡萄牙的时候,那天他们在山顶搭起帐篷,但是运气不好,其中一个被石头划坏,于是他们俩挤在一个帐篷里,帐篷顶可以掀开,葡萄牙的高山上群星闪烁,他们好像能够把它摘下来藏进他们的睡袋。


 


梅西倒在营地的床铺上,回忆这么多事情,他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外面在下雨。


比赛的结果不理想,他这么觉得。这时比赛早已结束,也许他的许队友早就开始讨论。他犹豫着要不要看一眼手机,等了很久,终于拿起手机来瞄了一眼。


他先是看到了“双双出局”的字眼,但他没有点开新闻,他收到了很多条社交网站上的评论,他把通知翻到底,直到那些通知框不能再往下拉,他都没看见罗纳尔多的私人消息。


梅西想,他的心情一定也不怎么好。


 


比赛过去后,罗纳尔多没有来喀山,梅西也没有去菲什特,他们整理好东西,各自返程。


他们有过一段时间的关系不清,罗纳尔多收到了一些建议——他们应该有自己的判断和考虑,也应该在做出行为之前深思熟虑,当所有的镜头都聚焦在你身上,任何一点东西就都要被放大了,到时候他们就能体会舆论导向的威力了。


那段时间他们之前只有尴尬的沉默。


如今,报纸将这两位球王一起放上头条。多少人因为这一结局和他们的老去心碎不已,这些人也包括他们自己,但他们始终没能获得来自对方的慰问。


 


赫罗纳海岸依旧阳光明媚。


 


比赛过去几天,当后来风波又起的球队稍稍把他们的赛事压了下去,罗纳尔多给梅西打了个电话。


“Leo.”


“我还好。”


于是他们迎来了一阵看上去永远不会结束的安静。


“我快到了,我在路上,差不多还有五分钟。”


这是一个上午,时间正好刚过七点,梅西没来得及吃早饭。


 


但梅西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就不想见罗纳尔多了,于是他把门虚掩着,自己回了房间。


罗纳尔多没有进门,他站在门口问他能不能进来,他透过门缝往屋里看,看到梅西靠着墙壁,正往门口看,却始终不说话。


罗纳尔多推开门,说的第一句话是“我状态不好”,就像个孩子,解释自己的过失。


“我没有看,抱歉。”


“什么?”


“Cris,我试着不太去关注这个……不太注意你的发挥或是什么的,我不希望我总是想着这件事。”


“我也不希望。”罗纳尔多放下手里的袋子,耸了耸肩,“那就别想了,Leo,我带了葡萄酒,还有你一直喜欢的鳕鱼。”


 


当罗纳尔多借用他的厨房,从厨房端着碟子出来,梅西依然靠着厨房的门框,双手交插在胸前,半晌,梅西才侧着身子给他让了个道。


当梅西走到餐桌前,用手撑住餐桌,低下他的脑袋,他没有坐下的意思,也没准备好好站着昂首挺胸,铩羽而归,他觉得自己有点疲惫。


罗纳尔多等待着,知道突然有一声轻微的抽泣。


这跟少见,梅西在哭。


这位阿根廷人的眼泪掉在鳕鱼的盘子里,砸在精细摆盘的西兰花上,他肩膀细微地颤抖着,手握成了拳,他想要努力止住这突如其来的脆弱。


“不……别,Leo,你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了。”


“你为什么什么都没跟我说?”梅西开口,“你什么消息都没有,我有好多话想说。”梅西坐下,接着吃掉鳕鱼的机会揩泪,“我有很多话想说。”他重复这句话。


明明是一模一样的话,但一遍又一遍,这话从一种埋怨变成失落和懊悔,最后只像是一种没能实现的愿望变成一口气叹出来,给了他太多遗憾。


罗纳尔多也后悔起来,他在犹豫着的时候就应该来个电话的。


但当梅西吃完了,他又收住了情绪,他轻快地说了一声“哎,没事了。”尽管他声音仍然哽咽。


梅西站起来,罗纳尔多正好能够轻吻他的额头。


“你想不想出去走走?”


“不,我不想出去。”


于是罗纳尔多点了点头。


“真的很快,Cirs,好像昨天还是08年你上台领奖。”


罗纳尔多并不死板,他听懂的梅西想说什么。


“我现在都33岁了。”他说,“有时候,我想,快结束了,有点舍不得。”


但他们会结束吗?不仅是梅西,其实罗纳尔多也对此抱有怀疑,那些大幅印刷的字体“一个时代的终结”“球场巨星是否会后继无人?”


“我没来得及说,”罗纳尔多伸手勾住他的肩膀,“你很喜欢你蓄的胡子。”


梅西不知道说什么比较好,于是急急忙忙地回了一句“我很喜欢你的球衣,”他停了停,又说,“我收集了每一件。”


梅西都搞不懂自己在想什么了,前一分钟他还绝望地发觉,他们已经回不到很多年前的青涩少年,而所有辉煌总有一天都会不复存在。但现在那些画面又鲜活起来,如同从木匣里拿出的古老油画被人轻轻拂掉上面的灰尘,露出画布上的油彩,散发出松节油的味道。那些气味一并跑出来,球场青草的味道,还有汗水的咸味。


他突然想到,也许这些永远不会褪色。


发生过的也永远不会消失,发生过的就将一直发生,一直发生,连他们老去的步伐也无法让那些慢慢沉淀流淌的印记停下。时代也不会落幕,不会终结,而是一直闪耀。


梅西突然说他想出去走走。


 


在巴塞罗那浪花拍打的堤岸边,他们终于开始想到以往总觉得遥不可及的,退役之后的岁月。


到时候,梅西总要履行自己的诺言“带Cirs去看一场《卡门》的歌剧”,西班牙吉普赛女郎热情如火敢爱敢恨,红色的裙子翻起烈焰般层层叠叠的波涛。


也许几个四年之后,他们在场上,或是家里,或是露天聚会里看着直播,谈论某个新秀的诞生,当某个球队进球,他们相互拥抱祝贺,举起杯子呐喊。


 


而最让梅西欣慰的事,罗纳尔多给他了一个拥抱,并对他说“Te amo”,他们确实热爱对方,作为兄弟,作为对手,作为朋友,他们如此地热爱对方,热爱这门运动,这句话用在这里毫不为过。


永远不为过。


End.


——————
想要大噶评论,有啥说啥呜呜呜😭写得不好的也请指出我好好改正😭

评论
热度 ( 200 )

© K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