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

集训中

【底特律】Belong To You-1(艾伦队长/康纳)

我要拉住天空大腿哇哇大哭!!!!!

饕餮轮回_天空:

说明:
          家用仿生人(伪)AX800康纳设定
          被队长滥用私权(雾)拐回家
          重度ooc/一诞生就是异常仿生人的设定
          随时有坑的可能


  ch1.
  
  
  16:27
  
  审讯室中,一个仿生人正坐在位置上,它的手上没有镣铐,准确的来说它不是嫌疑人,而只是一个单纯的【证物】,甚至于是今天过后就再无用处的仿生人。它会被送去报废,就像其他AX800一样,作为失败产物进行销毁。站在单向玻璃后观察的男人思考着,他不怀疑这是市面上仅剩的一台AX800了,从某种程度来说,也是个极为稀有的绝版品。至于为什么还会有这一台的存在,恐怕跟其那个整天沉迷于酒精及红冰的主人脱不开关系。
  他记得之前那场全面回收AX800的行动,回收故障产物,作为补偿配赠最新型的家用仿生人。他虽然不知道AX800所谓的严重故障是什么,他眼前的AX800,以一种看起来十分乖巧的坐姿坐在那儿,一言不发,LED灯却是黄色。突然,仿生人抬起了头,他与仿生人进行了对视。男人很清楚透过单向玻璃,对方不可能看到他。
  那是一种十分玄妙的感觉,他就是觉得这个仿生人寻找的对象就是他,AX800有一对十分漂亮的焦糖色眼睛,是看起来惹人宠爱的puppy eyes,他棕色的发丝有些乱,卷曲的一小缕垂在额前。不知道为什么,他从那对眼睛中读出了茫然和乞求。
  它在乞求什么?
  当副探长安德森骂骂咧咧地走进来时,他仍然在思考这个问题,他没办法不去在意这个仿生人,就像当他破门而入时,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蜷缩在角落陷入休眠的AX800。男人扭过头,低声与推门而入的副探长交流了几句,安德森副探长从未隐藏过他对于仿生人的不喜。他询问了关于这个仿生人面临的结局,抓住了犯人,结案,这个移动的证物也失去了意义,更何况AX800本身就是要被销毁的。
  “那他妈的还能怎么解决?送去垃圾场,拆了这个塑胶玩意儿。他们不都那么干吗?”安德森不耐烦地回复,在其准备叫警员进来带走康纳的时候,他拦下了这位副探长。
  “我可以带走他吗?”男人鬼使神差地开口,灰绿色的眼睛在暗处呈现出别样的光彩。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说,也完全没有以后的打算,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某种直觉驱使,越过了大脑的思考,直接说出了口。
  警局的副探长用讶异的目光看着他。
  “好吧,随便你,只是不要忘记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报告交过去,我可没什么闲心帮你说明这种无意义的事。”
  
  17:03
  
  AX800坐在它的位置上,连审讯室的门打开都没有多余的注意力抬头望一眼。双眼紧盯着桌面上的一条墨线,像是能从那其中看出什么法则一样。男人伸手在仿生人的眼前晃了晃,仿生人这才抬起头,天真而懵懂地望着进来的男人。
  哦,它认得他,那个将它从休眠中唤醒的特警队长。
  “不管你愿不愿意,你得跟着我走了。”特警队长丢下一句话,就不想再费神解释什么。他的家里没有其他家用仿生人,而他也是一直独居,拉一个仿生人回去也不占地方。
  他的袖子被拽住,特警队长顿了一下,扭头重新看向AX800。他突然想对方会不会有拒绝这个选项,跟它的死掉的混蛋主人一起在垃圾场陷入长眠。特警队长的脑中猝然闪过画面,破损的AX800同其他报废机型堆积在一起,身上的蓝血早就已经蒸发殆尽,无法合上的焦糖色眼睛彻底失去了光彩,无人知晓的永远沉睡。
  想到此处,他有些于心不忍。这是罕见的,他会对一个仿生人产生同情的想法,不符合他的性格。
  “求你……”
  很小的声音,有些沙哑,他思索仿生人的相关组件是否出了故障。
  “我不想被报废。”
  他这一回听清楚了,仿生人原来也会恐惧死亡吗,还是说眼前的仿生人是不一样的存在?但在思考很多接踵而来的问题之前,他决定先要安抚这个如同即将被抛弃的幼崽一般乞怜的孩子。他用手掌覆盖在了柔软的棕发上,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那么严肃——他竟然真的像安慰一个孩子那样对待一个仿生人——拇指磨蹭过仿生人额角的LED灯。
  “听着,我的名字叫艾伦。你接下来得为我工作了,如果你不想被报废的话,我认为你会想跟着我的,对吗?”
  仿生人的眼睛多了几分光彩,有些凉的双手一下覆盖在了他的手掌上,特警队长甚至出现了幻觉,好像仿生人的身后多了条尾巴正在疯狂地摇摆。看起来AX800会是个听话的好孩子,他没有急着抽出手,只是望着仿生人的眼睛。
  “记录完毕。你好,艾伦,我叫康纳。”仿生人冲他眨了眨眼,微笑了起来。这是几天以来,特警队长第一次见到AX800如此丰富的表情。
  他的手没有被松开,仿生人拉着他的手从座位上站起,像个年幼又好奇的孩子,牵着家长的手紧紧跟在身后。艾伦并不反感手中的接触,他任凭手被仿生人拉着,将这个出厂不到一个月就被迫全面回收报废仅剩的型号护在身后,跟安德森打了个招呼以后离开了底特律警局。
  在回家的路上,康纳没有问多余的问题,老老实实坐在副驾驶座上,双腿并紧,手掌搭在膝头。艾伦敏感地发觉康纳很开心,更何况这个仿生人大约每过五分钟左右,都会扭过脑袋,看着他笑。第四次的时候,艾伦终于忍无可忍地在红灯前踩下了刹车,皱起眉瞪着康纳。
  “你到底什么毛病?”
  也许是他的话语过于生硬,甚至带了一些平日面对下属的强势,康纳看起来像被吓到了一样缩了下肩膀,手臂也有抬起的趋势。艾伦暗自记了下来,他相信康纳过去跟那个死掉的混蛋相处得并不愉快。
  “我很抱歉艾伦,我不会在这样做了,对不起。”道歉如同是仿生人所有指令中的第一项,康纳飞快地道歉,低下头来,盯着自己的手背。有那么一瞬间,艾伦几乎认为他把康纳惹哭了。
  特警队长有些头疼地叹了口气,他没有跟一个仿生人除了审讯以外过多交流的经验。他想着自己也许需要提起什么话题来缓解气氛,最终也只说出了妥协的话语:“别在意,康纳,你想看就看吧,你可以这么做。”
  直到指示灯变绿,康纳也一直没有回答。艾伦开始专心开车,从没想过跟仿生人交流比安抚一个受惊吓的孩子还要麻烦。但特警队长不急于一时的成功。在交涉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有耐心,每一次谈话都像在编织一张巨大的蛛网,牵引着猎物一步一步走到中心,然后无路可逃,一击毙命。
  “我会做很多事情,请不要送我去报废。艾伦,如果我惹你生气了,我向你道歉。”康纳的声音还是很小,但在不算宽敞的车厢内,这样的声音已经足够让艾伦听清了。
  仿生人不会死,因为它们没有生命。这是大部分人类的认知,很多人将怨气发泄到仿生人身上,仿生人不会感到疼痛,也不会有情感,它们是最好的发泄用的玩具。艾伦回想他们在向康纳寻求行凶记录时是否提到了过多关于【报废】这个词,才使得身旁的AX800始终处于战战兢兢无法安心的情况。
  车驶过模控生命的广告牌,上面正在播放最新型的家用仿生人的推广广告。艾伦没有瞟了一眼上面的型号,又看了一眼垂头丧气的康纳,他突然觉得没有一个仿生人能比得上此时他身旁的AX800,康纳拥有着超乎人想象的吸引力。艾伦突然想要跟他聊聊,关于AX800被紧急回收的问题。
  “模控生命为什么要全面回收你们进行销毁?”
  不是一个轻松愉快的问题,艾伦也在短暂的反省自己挑起话题的能力是否有待提高,但话如泼水,已经收不回来了,他索性装出简单谈天的态度,却为康纳的答案而有少许的紧张感。
  “因为AX800是失败品。”康纳简短的概括,他的手指交叉握在一起,“我们的程序上有无法解决的严重漏洞缺陷,使得我们不能像其他商品一样稳定工作。”
  “你是最后一台吗?”
  “也许是,我很早就已经接收不到来自其他AX800的频率了。”康纳开始扯起衬衫的衣角,布料被他的手指揉得褶皱不堪。
  仿生人从被带回来就一直穿着那件脏兮兮的制服,艾伦盘算着跟他弄点什么新的衣服,如何给他受损的位置进行保养。AX800毕竟是早已不流通的仿生人了,可能会有点麻烦,他可能得找那个天才帮忙了。如果可以,艾伦不愿意跟他过多交往。
  “你听起来就像一个人类。”男人手握方向盘,拐入熟悉的街道。
  “人类?我是个仿生人,艾伦,”康纳的语调提高了些,艾伦明白这样的反应更多像是在说服仿生人自己,“我只是个机器……”
  “也许吧,人类也有很多无法解决的问题和缺陷。所以,放轻松一点,我不会把你送去报废的。把你要下来可是很麻烦的一件事情。”
  车在院前停下,艾伦替仿生人解开了安全带,抬手向对待孩子一样屈指弹了一下康纳的额头。皮肤层模拟出浅浅的红印,仿生人好似一时间卡壳,歪着脑袋困惑地看着他的主人,然后又有些冒傻气地咧起嘴角笑了笑。
  “下车吧,康纳,还要我请你吗?”
  

  
  TBC.

评论
热度 ( 418 )

© KK | Powered by LOFTER